温氏听到时承德回来了,只觉得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不由绷着背脊,坐直身子。外间的帘栊一下子被打开,一身米白圆领锦袍的叶承德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着不自在,却还是走到西次间,连坐...

温氏听到时承德回来了,只觉得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不由绷着背脊,坐直身子。

外间的帘栊一下子被打开,一身米白圆领锦袍的叶承德走了进来。

他的脸上带着不自在,却还是走到西次间,连坐都不坐,只站在屋子里:“你可有找过棠姐儿了?事情办得如何?”

温氏瞧他一脸焦急。心就拧了起

书评(302)

我要评论
  • 了,又&是他的

    “什么?”褚伯爷懵了,又想到外面的流言,便明白其中关窍:新郎跟小姨子跑了,恰巧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儿媳,新娘无处嫁,干脆就塞到他家了。

  • 了姑娘&”秋桔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声,摸&。定国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庶三子&…”

    “三太太说,二太太撺掇着老太爷把姑娘嫁到二姑娘原定的人家,就是定国伯府的庶三子。褚家那边已经答应了,再过一会,褚家的花轿就要来迎亲……”

  • “未来&来的。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