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氏很受打击,脸色惨白地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呆呆的。蔡嬷嬷和叶玲娇在一旁瞧得很是着急,但叶棠采却再没多说。因为她知道,后面的事情只能靠温氏自己。架在小炉上的陈年雪水已经煮...

温氏很受打击,脸色惨白地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呆呆的。

蔡嬷嬷和叶玲娇在一旁瞧得很是着急,但叶棠采却再没多说。

因为她知道,后面的事情只能靠温氏自己。

架在小炉上的陈年雪水已经煮开,叶玲娇用精致的绣花棉帕垫着,提起开水来,倒进玄色小砂壶里。

待第一遍茶水滤掉,再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了。这&世家,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开。刚&出书房

    罗氏知道大事已定,不好再出头,只好离开。刚出书房,就见叶薇采和惠然被拦在外面。

  • 叶棠采&上,身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说嫁?

    “姑娘?”惠然结结巴巴道:“你说嫁?嫁谁?褚家吗?”

  • 下作之&呢?太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让惠&然回去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