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干戈为玉帛?叶棠采的小脸瞬间黑了下来:“这话,是叶承德跟你说的?劝你的?”连名带姓地叫。温氏因着急和期盼,注意不到叶棠采对叶承德的称呼,点头:“对啊!”说着,唇角不由溢出一点笑意...

化干戈为玉帛?叶棠采的小脸瞬间黑了下来:“这话,是叶承德跟你说的?劝你的?”连名带姓地叫。

温氏因着急和期盼,注意不到叶棠采对叶承德的称呼,点头:“对啊!”

说着,唇角不由溢出一点笑意来,端起碧玉杯子,茶还未煮起来,只好先喝了一口白开水。

蔡嬷嬷笑道:“到底是父女,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的,而&嫁伯府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你快去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 上,身&一会,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