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承德回到靖安侯府,已经快接近午时。温氏用过午饭,正坐在榻上打络子,叶薇采隔着炕桌,坐在另一边。自从七年前叶承德养了殷婷娘这个外室,温氏就看庶女和屋里两个姨娘顺眼多了,毕竟...

叶承德回到靖安侯府,已经快接近午时。

温氏用过午饭,正坐在榻上打络子,叶薇采隔着炕桌,坐在另一边。

自从七年前叶承德养了殷婷娘这个外室,温氏就看庶女和屋里两个姨娘顺眼多了,毕竟她们都有共同的敌人,站到了统一战线上。

“母亲,一会儿小姑要跟大姐姐去挑绣线。”叶薇采道。

书评(398)

我要评论
  • &是她肚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伯&不应?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嫡房嫡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 出头,&被拦在

    罗氏知道大事已定,不好再出头,只好离开。刚出书房,就见叶薇采和惠然被拦在外面。

  • 到外面&吼。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娘!”&。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罗氏便&。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