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灯光下,夫妻二人默默地抄着经文。城中热闹的夜市,一间不显眼的客栈厢房里,一对少年男女正在私会……“梨妹,你突然叫我出来,发生什么事了?你先别哭。”张博元一脸担忧地说。...

昏暗的灯光下,夫妻二人默默地抄着经文。

城中热闹的夜市,一间不显眼的客栈厢房里,一对少年男女正在私会……

“梨妹,你突然叫我出来,发生什么事了?你先别哭。”张博元一脸担忧地说。

叶梨采坐在椅子上,哭得梨花带雨,不住地抽嗒着:“我的嫁妆没有了……没有了!”

书评(475)

我要评论
  • 去,但&让进,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 二,刘&快!”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了,现&好?”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 &娘!”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伯府原&是将门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一双&。对,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