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秦氏脸上一黑,她还指望叶棠采借着靖安侯府的关系带着褚妙书在外行走呢,再不济,就让靖安侯府直接找人家。秦氏不想跟叶棠采闹得太僵,但又拉不下面子说软话儿,唇张了张,却一句话...

闻言,秦氏脸上一黑,她还指望叶棠采借着靖安侯府的关系带着褚妙书在外行走呢,再不济,就让靖安侯府直接找人家。

秦氏不想跟叶棠采闹得太僵,但又拉不下面子说软话儿,唇张了张,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哎,三奶奶别较真,大姑娘第一次去那种场合,一时紧张才做了不得体的事情,她女儿家家脸皮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褚伯爷&接着背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怕是&真的嫁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 “三太&嫁到二

    “三太太说,二太太撺掇着老太爷把姑娘嫁到二姑娘原定的人家,就是定国伯府的庶三子。褚家那边已经答应了,再过一会,褚家的花轿就要来迎亲……”

  • 要有上&下下之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他一声&就这样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 靡的半&老头子

    不一会儿,就见褚伯爷蹒跚着脚步走来。褚伯爷是个萎靡的半老头子,他也就四十多岁,但却脸容憔悴,看起来像五十多一样。

  • ,因承&褚家因

    但是,八年前褚伯爷领兵出征,最后却兵败受伤,因承担玉安关兵败之责,被解除兵权。褚家因此被君主弃用,褚家小一辈儿郎又都文不成武不就的,定国伯府由此没落。

  • “姑娘&然结结

    “姑娘?”惠然结结巴巴道:“你说嫁?嫁谁?褚家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