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梨采一边哭着一边冲了出去。最后回到了玉梨院,从箱子就翻出来了一根白绫,搬来一把椅子。然后爬到椅子上,把绫子搭在房梁上,一边打结一边嘶声哭叫着:“我不活了!不活了!”孙氏冲进...

叶梨采一边哭着一边冲了出去。

最后回到了玉梨院,从箱子就翻出来了一根白绫,搬来一把椅子。

然后爬到椅子上,把绫子搭在房梁上,一边打结一边嘶声哭叫着:“我不活了!不活了!”

孙氏冲进来,原本对叶梨采的愧疚之情,在看到她要上吊那一刻,全都崩了!一把就将她给扯了下来,“啪

书评(120)

我要评论
  • 二,快&花轿,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姑娘&,呜咽

    “姑娘……”秋桔眼泪都绷出来了,呜咽道:“凭什么、凭什么姑娘要受这种委屈……他们休想!休想!我——”

  • 了一通&给叶棠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说嫁?

    “姑娘?”惠然结结巴巴道:“你说嫁?嫁谁?褚家吗?”

  • 了。这&伯府原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伯爷,&意揉捏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然皱着&何是好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着脸,&……”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