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氏被呛得吱不了声。叶梨采更是委屈得羞愤欲死!她才没有想要抠小姑剩下的嫁妆!不怪她!她才不是!苗氏脸黑得直可以滴出墨汁来。她原本捧着二房,也不过是想要锦上添花而已,现在居然...

孙氏被呛得吱不了声。

叶梨采更是委屈得羞愤欲死!她才没有想要抠小姑剩下的嫁妆!不怪她!她才不是!

苗氏脸黑得直可以滴出墨汁来。她原本捧着二房,也不过是想要锦上添花而已,现在居然抠到她的老本上了,哪里愿意!

苗氏冷声道:“梨姐儿要在张家站稳脚跟,玲姐儿就不需要了?再说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青,“&?”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二,快&到外面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征,最&,褚家

    但是,八年前褚伯爷领兵出征,最后却兵败受伤,因承担玉安关兵败之责,被解除兵权。褚家因此被君主弃用,褚家小一辈儿郎又都文不成武不就的,定国伯府由此没落。

  • 瞎子吗&贴可明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太太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