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梨采只感到委屈极了,她的所有嫁妆啊,全都被爹娘给输了个清光,比起当初叶棠采到绿竹苑把所有东西全都搬空夺走还要委屈难受。有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呜呜……祖父、祖母,你...

叶梨采只感到委屈极了,她的所有嫁妆啊,全都被爹娘给输了个清光,比起当初叶棠采到绿竹苑把所有东西全都搬空夺走还要委屈难受。

有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

“呜呜……祖父、祖母,你们要为我做主啊!我不活了!不活了!”

叶梨采一边哭着,一边朝着安宁堂奔去,闻声而来的下人们不由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大双眼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手紧紧&:“嫁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儿,就&爷蹒跚

    不一会儿,就见褚伯爷蹒跚着脚步走来。褚伯爷是个萎靡的半老头子,他也就四十多岁,但却脸容憔悴,看起来像五十多一样。

  • 样?”&要用这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姑娘&然结结

    “姑娘?”惠然结结巴巴道:“你说嫁?嫁谁?褚家吗?”

  • 也是个&只感到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