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停在了摘星台门前,马夫递了贴子,不一会儿,门房就放了人进去。早就有一名青衣女婢引着马车进入一个草木繁荣的庭院,这里已经停了十多辆华盖马车。仆婢们便热热闹闹地下杌子,打...

马车停在了摘星台门前,马夫递了贴子,不一会儿,门房就放了人进去。

早就有一名青衣女婢引着马车进入一个草木繁荣的庭院,这里已经停了十多辆华盖马车。

仆婢们便热热闹闹地下杌子,打帘子,各府贵女或是下车,或是朝着后方的大堂结伴而去,摩肩接踵之间,一片莺声燕语,钗环玉翠,华裳似锦,说不出的富贵繁华。

褚妙书和褚妙画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富贵的人家也不过是闵州外祖秦家,何曾见过这般景象,早就看直了眼。

“下车吧!”叶棠采道。

褚妙书姐妹回头,却是一愣,只见叶棠采居然围上了面纱。

大齐虽然民风开放,但也有女子因各种原因爱戴面纱的。

叶棠采想到上次寺里发生的事情,那梁王瞧着不是善桩,而摘星台又是京城最高调的地方之一,自己还是低调一点好。

众人下了车,褚妙书道:“嫂子,怎么这里只有女子?不是说有很多贵公子么?”

叶棠采道:“公子们应该在另一边停车或歇马吧!”

几人绕过大大的山水影壁,便看到了灯火璀璨的大堂。

四面精雕镂花的槅扇大敞,光线充足,宽阔而大气,墙上挂着磅礴的山水字画,形成八角的角落各放一人高的白玉瓷瓶,里面插着大大的应季桃花枝,娇娜艳丽,清芳怡人。

周围摆满各种雕花桌椅,形状不一,但却巧妙地融合得毫不突兀,可见布局之人心思之玲珑。

中间却空出一个圆形空地,一张藏青暗花竹叶纹毯子铺了一丈之地,毯子上是一个盘纹刻竹四脚棋盘,棋盘上两个盅子分别放着墨玉棋子和白玉棋子。

两边却只得一个蒲团。

这是这个月斗棋而专设的布局。每一次比试,择星台都会换一翻布置。

周围富丽而处处透着精巧,就连叶棠采也是大开眼界。

也怪不得每人进一次得十两银子,否则就这布置和运转,没那个财力实在运转不了。

几人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不远处突然响起一个娇笑声:“瞧我看到谁了?”

叶棠采回过头一笑:“小姑。”

只见叶玲娇和叶薇采一起走来。叶玲娇穿着白色及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叶薇采着淡红小碎花长身褙子,二人一娇一清秀,缓缓走来,倒是可人得紧。

褚妙画看着二人的妆扮,便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褚妙书却不以为意,只觉得别人都不看她,好生失望。

“你以前不是从不来摘星台么?”叶玲娇笑着道:“今天竟转性了。”

叶棠采笑道:“总要长些见识。”

叶玲娇瞥了褚家姑娘一眼,嗯了一声:“这二位是?”

“我的小姑子。”

叶玲娇看着褚妙书那过份花哨和富贵逼人的打扮,嘴角抽了抽。

几个姑娘分别见了礼,便坐了下来。

叶玲娇拉了拉叶棠采,悄悄道:“哎,我跟你讲,叶梨采也来了。”

“是么?”叶棠采一怔,“她倒是敢出门。”

“可不是么。”叶玲娇往楼上某个地方轻轻一指:“她花了大价钱,坐到了楼上的包厢里。”

叶棠采眼里掠过一抹意味深长,啧啧两声:“二房当了家就是不一样。”

叶玲娇低哼一声。

“喂喂,那是不是苗公子!”褚妙书突然轻呼一声。

叶棠采和叶玲娇抬头,只见一名二十出头,墨发白衣的青年从楼梯缓缓而下,正是叶玲娇的表哥未婚夫苗基和。

这苗基和长得那叫一个俊啊,眉眼如画,气质如仙,却是神态傲然,眼里带着冷漠疏离,好像凡尘俗世都不在他眼里一样。

长得像神仙似的苗公子,前生却在下楼梯的时候给摔死了!

“啊——苗公子摔着了!”不知谁嚷了一嗓子。

叶棠采嘴角一抽,原来这货摔死不是意外,而是老毛病啊?

叶玲娇却已经凑了上楼梯口,不住地叫:“表哥!表哥!你没事吧?”

“唔……我无事!”苗基和拂开了她的手,就着小厮的力度站了起来。

可能因为太尴尬了,苗公子便随着叶玲娇一起走了过来。

“表叔。”叶棠采淡淡地叫了一声。

“这是……”苗基和一脸茫然。

“这是我的大侄女棠采呀!”叶玲娇道。

“哦。”苗基和一脸恍然之色,又高傲地点了点头,一副我记起你了,你很荣幸的表情。

叶棠采嘴角一抽,这样眼高于顶,双目长在额头上的货,怪不得会摔死。

“这是天枢公子。”褚妙书和褚妙画一脸不敢置信,褚妙书更是扯着叶棠采的衣袖,低声道:“嫂嫂认识他?”

“他是我表叔。”叶棠采道。

褚妙书姐妹倒抽一口气,叶棠采又说:“也是我未来小姑父。”

褚妙书暗暗失望。

叶棠采嗤一声冷笑,她这未来小姑父名头可大了,怪不得会遭人惦记。

苗家在京城里原是普通读书人家,以前家里出过的最高职位也不过是六品小官。

出身低,也是苗氏会被嫁给连嫡带庶共有三子的叶鹤文当填房的原因。

但苗家,却在十年前时来运转!

因为苗家出了一个苗基和。

苗基和不是什么少年秀才,也不是什么少年状元,却也是个大大的才子。

他擅琴,一把相思琴能弹得百鸟回转,声声啼血。

后来他参加摘星台比试,并一举夺得了琴艺第一,摘得了天枢称号。

摘星台各种才艺,琴、棋、书、画、诗、歌、舞,每一项第一都对应着七星称号。

而苗基和摘得了为首的天枢。

四年前,北燕出使大齐,以琴会友,苗基和出战,力锉北燕使臣,一时之间天枢公子便名声大噪,无人不识。

皇帝欢喜了,说要封他一个官。

但他不喜受到拘束,不接受封官。皇帝想了想,便封了苗基和兄长一个正四品的郎中,从此,苗家也算有头有脸的门户了。

哎呀,惊才绝艳的天枢公子却落得了摔死的无语下场!

叶棠采翻着白眼,这人这么欠打,要不要让他继续摔死好呢?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在只能&好?”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 上首的&房还是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里面的&了一通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闹又&那就大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咱们家&是庶子

    “姑娘,你、你是气傻了?”秋桔脑子一晕,“那个褚家可是破落户,别说是跟张家比,就是跟咱们家比,也是差了不止一大截。而且,那还是褚家的庶子!是庶子!”

  • 噎,竟&有几分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怕是&着,不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