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大的红木长榻上铺着花开富贵样纹毯,秦氏正端坐在上,脸容紧绷,目光如箭一般射在叶棠采身上。姜心雪立于秦氏身侧,一身灰蓝盘锦镶花裙把整个人都衬得灰蒙蒙的,她目光揉杂着或是嫉...

宽大的红木长榻上铺着花开富贵样纹毯,秦氏正端坐在上,脸容紧绷,目光如箭一般射在叶棠采身上。

姜心雪立于秦氏身侧,一身灰蓝盘锦镶花裙把整个人都衬得灰蒙蒙的,她目光揉杂着或是嫉妒或是嘲,就那样酸涩地扫视着叶棠采,垂在裙下的玉指紧捏罗帕。

叶棠采穿得极为素净,素面淡紫的软绸小袄,下身一袭浅红梅花长裙,那料子也极为普通,与她们婆媳的相差无己。

但即使如此,她仍然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明艳生辉之感。

婆媳俩看着这样的叶棠采,说不出的膈应难受。

“见过母亲和大嫂。”叶棠采上前福了一礼,“原来今日母亲身体大安了,倒是我迟来了一步。”

说着眸子不着痕迹地瞟了秦氏一眼,只见秦氏绷着脸,挺着腰板坐在那里,一脸不悦。

在外间没有进来的惠然和秋桔紧张得身体紧绷,特别是秋桔,小脸铁青,狠狠咬着唇。

心里想着,她家姑娘是靖安侯府的嫡长女,在家里自来都是别人瞧姑娘的脸色,哪曾试过这般低声下气地给人见礼。

但秋桔也知道今时不同往日,现在落在褚家,便是褚家妇,别说是庶子的媳妇,便是秦氏正儿八经的儿媳,还得看婆婆脸色呢!

只是秋桔和惠然都知道叶棠采是个要强的,倒怕叶棠采受不了这个气儿。

惠然担忧地看着叶棠采,却见叶棠采仍然不动声色的,脸上看不出委屈来。

她们不知道,叶棠采前生在张家所受到的践踏和白眼,比之现在更甚,早已练就了一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好本领。

叶棠采见秦氏脸色黑沉,并没有给自己表礼的意思,便道:“前儿个母亲身体有恙,所以给母亲买了一支参,正想给母亲送去呢,不巧母亲就着人来唤我了。”

惠然和秋桔缓缓从外间进来。

秦氏和姜心雪抬头一看,只见二婢手里都捧着东西。

惠然手里捧着两匹布,一匹是秋香色素面雪缎,另一匹是蓝底白牡丹宫锦,秦氏是富贵过的人,这料子不用摸,一看就知是贵重东西,没几百两银子根本拿不下来。

而秋桔手里却捧着两个盒子,上面的是一个长形雕花白玉盒,下面的却是一个红底黑面祥云木盒。

秦氏心渴里面的东西,脸上却不冷不热的:“里面的是什么?”

“回太太,上面的是人参,下面的是抹额。”秋桔道。

“抹额是我给母亲做的,不知母亲喜不喜欢?”

叶棠采说着先打开玉盒,只见里面是一支红参,颜色焦红,曲折须发整齐,极俏人形,气味芳香,瞧着便是珍品。

叶棠采交给秋桔,又打开下面的木盒。木盒里铺着大红锦缎,里面整齐地码着两条抹额。

一条是蓝底宝相云纹嵌猫眼石抹额。

一条是淀青织暗花嵌翠玉抹额。

秦氏看着这些东西,若换作平时,心情定然能缓和几分,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人家还捧着礼来。

但她在此之前得知叶棠采足有三万两银子,居然才送这么点东西来,打发叫化子吗?这么多东西,居然全都顶给那个低贱的庶子了!

姜心雪见叶棠采随便拿出来的东西都比她以前孝敬婆婆的好,心里窘迫,恼羞成怒,见秦氏有心整治叶棠采,便冷声道:“弟妹倒是好孝心,这可是上好的红参呀!可弟妹不知道,大夫说母亲心神烦躁,淤血不散,用普通白参即可,红参虽大补,却燥热得很。”

叶棠采一怔,心一点点往下沉。

秋桔和惠然心中暗恼,谁不知道太太病倒是病了,却是心病,不过是瞧不得庶子娶了高门嫡女而已,现今却拿这事作筏子!

秋桔声音脆脆的道:“回太太,三奶奶上次登门拜见,太太却道生病不见,三奶奶恐扰了太太清静,所以才不知道太太病情如何。”

“母亲说生病不见你,是体谅你是新媳妇!不唤你,你就不来了么?作为儿媳,怎能如此不孝!”姜心雪冷笑。

绿枝道:“可不是么!太太卧病这些时日,大奶奶天天在跟前侍疾!”

秋桔怒了,却见叶棠采面无表情,秋桔便不敢发作,只道:“回大奶奶,三奶奶不止一次登门,而是足有三次……”

原想说太太若有心让三奶奶侍疾的,为何不放人进来?大奶奶如此说道,别人还以为太太有心为难三奶奶呢!

可想了想,却是用比较委婉的话:“可见太太是真的想清静呢!”

姜心雪和秦氏脸色一变,的确,叶棠采连登三次门,她们都拒于门外,若现在说体谅儿媳,而儿媳却不知礼数这话就自打嘴巴了,反倒弄得自己像个心口不一的人。

姜心雪杏眸一转,又冷笑道:“是这个道理,但弟妹若有心的话,就算不见,也该向下人们打听一下母亲的病情吧?母亲的病都好了四五天了,就连外头扫园子的粗使婆子都知道向母亲问好,并搬了一盆自种的花进来。弟妹倒好,母亲的病情一概不顾,什么时候好的都不知道,只管在外到处闲逛!又是回娘家,又是跟亲家母去拜佛,倒是孝顺得很呀!合该弟妹出身高贵,觉得低嫁了,心里眼里便瞧不起嫡母?”

秦氏冷哼一声,把手中的茶盏狠狠放在炕桌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不孝的东西,一点规距都不懂,到祠堂给我跪着!”

秋桔和惠然脸色一变,恼得胸口直起伏。

叶棠采却是冷冷淡淡地道:“跪多久?”

秦氏和姜心雪一怔,她们还以为叶棠采定会不服管教,大吵大闹起来,到时她们能就使婆子按着她狠狠打几个嘴巴,或是她不吵不闹,委委屈屈地哭。不想这个叶棠采这般奇怪,居然问跪多久。

秦氏一噎,不答好像怕了她一样,随口说道:“一个时辰!”

“是!”叶棠采答应一声,便站了起来,退了出去。

姜心雪看着叶棠采这么顺从,觉得罚轻了:“母亲,一个时辰太短了!”

秦氏一想,也觉得短了,但现在改口,反而失了风度,便道:“行了,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吧!呵呵,以后再慢慢罚!”

说着唇角便舒爽地翘了起来,哼,什么高门嫡女,现在撞到她手里,不过是一个庶妇而已,她作为婆婆,还不是想如何搓磨便如何搓磨!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如何?&闹一场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坐在床&体绷直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了你好&架势!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 “那伯&吼。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姑娘&们休想

    “姑娘……”秋桔眼泪都绷出来了,呜咽道:“凭什么、凭什么姑娘要受这种委屈……他们休想!休想!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