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屋子静悄悄的,边上的烛火,透过灯罩,把一屋家私物什熏染成温和的淡黄色。但叶棠采却感到整间屋子都冷冰冰的。二人沉默了一阵子,褚云攀拿起筷子,夹起一片香菇放到她的碗里。他...

整个屋子静悄悄的,边上的烛火,透过灯罩,把一屋家私物什熏染成温和的淡黄色。

但叶棠采却感到整间屋子都冷冰冰的。

二人沉默了一阵子,褚云攀拿起筷子,夹起一片香菇放到她的碗里。他唇角微挑:“我说你,怎么也是名门千金,大家闺秀,好端端的爬到树上干什么?”

叶棠采道:“昨天我跟你说今天要出门,你说不得空。在寺里我看到你了,不知你会什么友人要约在寺里,以为你是在私会某家小姐呢,所以才跟上去看看,想不到……”

这是他们二人用饭时第一次说话,以前都是食不言,寝不语的。

褚云攀呵地一声冷笑:“没有私会小姐,让你失望了,真是对不起呐!”

叶棠采听得他的嘲讽,便道:“你极少说话,难道是因为句句都是带刺的?”

“要不呢?”褚云攀垂眸轻笑,“你以为我是如何的?温和如玉,任着你搓圆按扁,只能攀附你而活的低贱之人?”

叶棠采明艳的小脸微沉:“你——”

褚云攀却摆了摆手:“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吧!”

叶棠采一怔,只听他用极为薄凉的语气说:“当初下嫁于我,你不过是利用我躲过张家花轿而已。你又自恃聪慧过人,嫁妆丰厚,倒也不怕褚家这个狼虎环绕之地。但是你啊,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自己的处境!”

叶棠采静静地听他说话。

“在你以为能在褚家游刃有余之时,准备如何面对嫡母长嫂的刁难之前,先要搞清楚,你自己嫁的是个什么玩意!”说到这,他目光幽深地看着她,“我只是一名庶子!身处低贱之人!为了向上爬,我会不择手段!”

听着这话,叶棠采犹如醍醐灌顶!

他只是一名庶子!在所有人压逼和鄙视下长大,他跟褚从科是一样的,野心勃勃!想尽一切办法想要证明自己不比人差!只是努力的方向不同而已。

不能因为他是她的丈夫,就认定他是特别的,与众不同的!就该为了配合她的存在而安份守己,老实巴交,任她搓圆按扁。

叶棠采垂头轻笑了一下,一直紧绷着的肩膀放松了下来:“原是我的错,倒是给三爷添麻烦了。”

“的确很麻烦。”褚云攀道。

以前他是褚家最不显眼的一个,嫡母长嫂、姨娘庶兄,甚至是下人都懒得搭理的人,他一直蛰伏隐忍着,活得像个透明人,办事也方便多了。

自从娶了她之后,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庶兄也在上课时无事找事针对他,上次祖母的余威犹在,他们不敢作妖,但嫡母却派人整天盯着他。

就连出门在外,原本不注意他的人都会多看他一眼,指着他说,这就是那个被天上馅饼砸中,娶了长房嫡女的褚家庶子。

丢脸不丢脸,这倒是无所谓,毕竟他从小到大就是这样过来的,最麻烦的是,不利于他办事。

叶棠采淡淡道:“那咱们还当不当夫妻了?”

“不当。”褚云攀不假思索地道,他从没把她当过妻子,以后也不可能。

叶棠采低声道:“那你如何向他交待?”

“我与你的关系,他一清二楚,何苦还要假惺惺地装模作样。”

“既然如此,你今天为何要救我?”

“一时冲动。”

叶棠采哦了一声,她形容不出自己此时的心情,只感到有些可笑,但却又笑不出来。

褚云攀道:“今天的事,你只当从未发生即可,该干嘛就干嘛。待到以后……大事定下,就桥归桥,路归路吧!我既保了你,请你也不要让我失望。”

叶棠采爽快地答应:“好。”

褚云攀嗯了一声,起身离开饭桌,打开门,却见惠然、秋桔,予阳和予翰四人全都蹲在门口。

褚云攀出了门,就往大门而去。

惠然咬了咬唇,忍不住追了上去:“三爷!”

“何事?”褚云攀冷冷道。

惠然说:“我不知三爷与姑娘今天发生什么事了。但有一事,我要说清楚。三爷刚刚在屋里,一味只怪姑娘利用你躲过张家,自作主张下嫁于你,三爷怎么不想一想,牛不喝水能强按水牛头么?婚事是伯爷应下来的,若伯爷不应,姑娘能进门?怎么说,也算是父母之命啊!怎能怪姑娘!”

予阳上前道:“后来咱们三爷不是让你们回家去了么?怎么又跑回来呢?”

惠然道:“你以为我家姑娘想跑回来?三爷不知道,当时我家太太的意思是,不让姑娘回褚家去的!而是随便打发一位旁支姑娘替嫁过来,姑娘再在庄子上躲个一年半载,待事情丢淡了,凭着这容貌,嫁谁不行?但我家姑娘说——”

“惠然!”叶棠采站在台阶上,冷声喝止她。

惠然向来是最听话的,但此时此刻却摇了摇头,咬唇道:“当时姑娘说,不想让三爷吃这个亏!不让三爷受这个委屈!”

褚云攀听着这话,只感到心神俱震。

叶棠采走上前,只见银白的月光下,少女娇丽的身姿盈盈下拜:“不论如何,都是我给三爷添麻烦了。以后但凡因我而起之事,我都会自行会解决,绝不会给三爷造成任何困扰。”

褚云攀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一旁的予阳和予翰连忙跟着他的脚步。

三人披着淡淡的月色,顺着垂柳小道而去,不一会就走进了兰竹居。

兰竹居的灯火还未点起,一片漆黑,微风吹来,黑暗的竹影一阵摇曳。

予翰低声道:“三爷今天不该冒险救她。”

褚云攀垂头,谁说不是呢?

他从来就没把她当成真正的妻子,更何况,她嫁给他,原本就是将就。

但不论她嫁给他的初衷是什么,她却是待他最用心的那一个。

只跟他相处了短短不到一个月,她就知道他爱吃什么菜,口味是咸还是淡,每一顿饭,都会添一道他喜爱的菜式。

白天时他不明白,直到坐在饭桌前,与她面对面。他才懂,只因她在这个冷冰冰的家,给予了他这微不足道的温暖。

“下不为例。”褚云攀说道。

书评(185)

我要评论
  • 上首的&房还是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想到外&未来儿

    “什么?”褚伯爷懵了,又想到外面的流言,便明白其中关窍:新郎跟小姨子跑了,恰巧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儿媳,新娘无处嫁,干脆就塞到他家了。

  • “太太&了,现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