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玲娇不知说了什么,引得温氏和几个丫鬟哈哈大笑,根本注意不到叶棠采心不在焉。叶棠采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越来越远的背影,然后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一路走着,叶棠采发现他专挑偏僻...

叶玲娇不知说了什么,引得温氏和几个丫鬟哈哈大笑,根本注意不到叶棠采心不在焉。

叶棠采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越来越远的背影,然后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一路走着,叶棠采发现他专挑偏僻的路走,不由心里发堵。

她昨晚跟他说一起出门,他却说不得空,约了友人,她心里便有些不高兴了。而且,会友为何不约在酒楼食肆,反约到寺里?

前生一些不愉快的记忆不由涌进脑子。

那是她卧病在床的那段艰难日子,叶梨采怀孕后,说情绪不太好,憋得慌,要找她“排解”心事。

一次叶梨采说起自己的往事:“你知道我跟博元是如何好上的么?其实你是我们的红娘!十三岁那年,六月初,你说栖云寺新建了一座高塔,要去看看。我一点兴致也没有,但你非要拉着我去。后来在寺里巧遇婆婆和博元一行人,你跟婆婆在宝殿说话,我却溜了出去玩。不想却崴了脚,刚巧博元来了,然后他扶我回房,咱们当时挺尴尬的,但聊着聊着,却发现咱们很投机。你跟婆婆在宝殿里聊得高兴,而我跟博元在房里聊得快活。”

然后便羞怯地笑了起来,又说什么自从那次之后,二人就像上了瘾一般,得空便到栖云寺暗暗来往,感情越来越深,明知不该如此,但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要偷偷见面。

自此,叶棠采便对那些寺庙有些膈应,在她心目中,俨然从神圣庄严的朝拜圣地,成了男女私会的荒唐场所。

虽然她重生了,也信神神鬼鬼了,但寺庙私会这一桩却成了她的阴影,怎么抹也抹不去。若非不想拂了娘的兴致,她也不想来此。

现今又见褚云攀会友不在繁华的酒楼食肆,偏约在寺里,还鬼鬼祟祟,专挑人少的路走,心里不由又沉了几分。

莫非,他今天是来私会某个女子的?

她前生当了一辈子棒打鸳鸯的那根大棒,今生,她不会再当一次吧?

叶棠采心里越发膈应难受。

但……或许是她误会了,他不是在私会某家小姐,或许友人刚好是某个和尚呢?

不论真假,先去瞧瞧,若是真的,她须得及早做好应对之策,没得像前生一样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前面的褚云攀拐了个弯,便消失不见了。

她悄悄地探头一看,只见拐弯后是死胡同,那里只得两座院子,褚云攀走进前面那间,院门前还有两名高大的小厮把守着。

叶棠采眯了眯眼,瞧这阵仗,莫非是某高门贵女?或是,高门贵妇?

叶棠采心像猫挠一般难受,踌躇了一下,看到紧挨着它尽头的那个院子,她双眼一亮。

这两座院子较偏僻,一般香客都不喜住这边,特别是尽头的那座。

尽头那座院子被称之为不祥之地,住进去的人常常出意外,不是摔着就是伤着,人人便传这院子位置不好,刚好建在寺里的伤门,煞气重,纵然有佛光庇护,也不过是不死人而已。

谣言传开后,香客们再也不愿意住这个客院,一来二去就荒废了,寺里干脆就把这院子给锁了起来。

前生温氏死后,她想为温氏念往生咒,拖着病体在法华寺住了一阵子,张家让寺里给她安排的就是这个不祥之地,说她身上煞气重,正好以煞挡煞。

当时她入住时很不满,便让惠然和秋桔仔细打扫,秋桔发现后墙在浓密的草丛遮挡下有个破洞,说不定能钻个人进去,为着这事,秋桔还跟咨客僧闹了一场,后来才换了院子。

叶棠采想着便绕到后墙,拔开草丛,那处破败还在,小小的身子就钻了进去。

进去后,果然如记忆中相差无几,只见房屋破败,杂草丛生。紧挨着旁边院子的高墙边长了一棵又高又壮的枣树,树杆直伸到旁边的院子。

叶棠采一喜,找的就是它!

然后艰难地爬了上去,果然把隔壁院子的一角收入眼底,石椅石桌的,倒是精致得紧,但却看不到有人。

她心里纠结了一下,不如回去直接敲门进去?还是隔日找人暗暗跟踪他?

叶棠采正要退回去,不料远远的传来一阵脚步声。

“最近,可有跟他联系过?”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低沉幽暗的感觉,是个男子。

“没有。”

又一个声音响起,叶棠采自然认得,这是自家相公的声音。低头认真一看,却见两名男子一前一后地走来,因着眼前的枝叶遮挡,叶棠采只看到他们的胸口以下。

叶棠采一惊,居然不是女子,是真是会友!

叶棠采心下一阵愧疚,自己居然误会他了!然后又撇了撇嘴,谁叫他会个友人都要偷偷摸摸的,弄得好像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

嗯,不过总是她不好,回头每顿再加一个鸡腿!

既然他不是在勾搭大姑娘小媳妇,她便不好再偷偷摸摸地听人家说话了。

但她若退回去,树上的动静必定引起他们的注意,到时就尴尬了!

所以她只好趴在树上,等着他们离去。

不想,下面的褚云攀突然说:“此处风景不错。”

男子道:“的确不错,彦东,你去拿酒来。”

一副要坐下慢慢品酒看风景,然后一起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的架势!

叶棠采惊得差点从树上给滚了下来!从未见过这样坑媳妇的!若她真的被他们发现了,他也会跟着丢脸的好不好?

那二人已经在石椅上坐了下来。

叶棠采这才看清那友人的长相来,不由惊了惊。

只见那男子二十三、四上下,身穿一袭深紫蟒纹锦袍,玉带封腰,碧玺流苏宫绦压衫。黑玉一般的长发顺着肩膀倾泻而下,长相俊美风流,一双多情凤眸却是光芒冷冽,唇角带着冷酷的笑意,往那一坐,尊贵二字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与他坐在一起,褚云攀却不被他的气势所压,反而越发地显得郎朗如皎月,仿若雾雨纷纷一般清绰华丽。

书评(443)

我要评论
  • 想起来&将军。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拉过惠&然回去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伯爷,&样,任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绝不&宜二姑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要脸面&与其嫁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上,身&,放在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犹豫之&羞成怒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因承&儿郎又

    但是,八年前褚伯爷领兵出征,最后却兵败受伤,因承担玉安关兵败之责,被解除兵权。褚家因此被君主弃用,褚家小一辈儿郎又都文不成武不就的,定国伯府由此没落。

  • 爷请过&婚事。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