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回头我就到各房清点嫁妆了。”孙氏道。苗氏点点头,“不早了,都散了吧!”众人纷纷起身,二房急不及待地想去清点嫁妆,便志得意满地离开了。叶薇采白着小脸缓缓地站起来,叶棠采回...

“那回头我就到各房清点嫁妆了。”孙氏道。

苗氏点点头,“不早了,都散了吧!”

众人纷纷起身,二房急不及待地想去清点嫁妆,便志得意满地离开了。

叶薇采白着小脸缓缓地站起来,叶棠采回头看她:“你别急,若以后哪里亏了,我给你添箱添上。”

叶薇采抽了抽鼻子,点头:“谢谢大姐姐。”

温氏看着二房小人得志,心下窝着一口气。

出了安宁堂,母女一路往荣贵院走,温氏气骂着:“孙氏那下作东西……什么叫连一副嫁妆都凑不出来?原本家里几个姑娘的嫁妆早就分配好了的,是叶梨采非要闹这么一出,才把嫁妆折了进去,怪谁?但我刚刚又不好嚷出来,因为叶梨采的嫁妆是折进你那里了。没得老太爷想起又恨你一分。这也幸得孙氏想不起这桩话来,否则说出来,又不知老太爷会如何记恨你。”

“她若敢说,我也会挤兑死她!她那份嫁妆当我稀罕?”

温氏又担忧起来,微微一叹:“这话……咱们母女俩在这里说便好了。可不能让外头听了去……虽然不甘……可现在……”真的大势已去,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以后,你还是低调温和点……就算咱们以后不求着他们,但若张家真有心打压,你夫婿那边会越发困难。”

叶棠采无声冷笑,张家会帮着叶梨采打压褚家?呵,等那件事发生,就怕到时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吧!

至于爹与那个外室,她得瞧瞧能找个什么方法对付,实在不成就把娘摘出来。

“对了,今天你夫婿怎么不跟你回来?”温氏有些不情愿地道。她不喜欢褚三郎这个女婿,但事到如今,不接受也得接受,便也想见见。

“我知道今天准会闹一场,乱糟糟的,哪好带他回来。”叶棠采道。“改天吧!”

温氏抿了抿唇,现正值二房小人得意的时候,若褚三郎真的跟着回来,少不免又要被二房一窝子嘲讽和为难。

温氏想了想,才说:“要不这样,明天就是十五,我到法华寺礼佛,你与女婿一起来,到时咱们在城外会合。”

“好。”

用过午饭后,叶棠采就上了马车。

小小的青篷马车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叶棠采觉得闷,帘子便一直挂起来。

叶棠采扫了一眼外面人头攒动的大街,突然一怔,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拐进一个拐角。叶棠采道:“那是不是三爷?”

“哪个?”惠然凑过来。

“走进了那条巷子了。”叶棠采说。

“那咱们要不要下车去找找?”

叶棠采摇了摇头,“不用了,走吧!咱们去陈贵楼买点好吃的!”

马车驶去了陈贵楼,庆儿下车买了东西,一行人便回褚家去了。

叶棠采换过衣裳,看了一会话本子,天气就暗了下来。惠然和秋桔在桌上摆饭。

褚云攀走进来,叶棠采从书里抬起头来:“你回来了。”

她从罗汉床上起来,走到小厅:“今天我回娘家去,在路上瞧见你了。”

褚云攀拂袍坐下:“我到怀芳楼听戏呢。”

“你爱听戏?”叶棠采一怔,褚云攀瞧着文文静静的,在她看来,他应该不爱那些热闹地方。

“喜欢。”

叶棠采淡淡一笑:“京城最有名的戏班是德明戏班,找日我们一起去那看看。”

褚云攀点头。

叶棠采又道:“对了,明天咱们一起出门如何?”

“明天?”褚云攀一怔,“改天不行么?”

叶棠采有些不高兴了:“你很忙么?那天我娘想出门,是她让叫上你的。”这可是第一次见丈母娘,很重要的!

褚云攀墨眉轻皱:“明日我约了个很重要的友人,不好失言。既然要见岳母,等过些天,我们备礼亲自登门拜访,岂不更好?”

叶棠采心里不快,脸上淡淡的,点头:“哦。说到底,是我做事不周,不知道你不得空就答应了。那就改日登门吧!”

秋桔听着褚云攀居然轻慢温氏,气不打一处出,手里一碟酱肘子啪的一声扔到桌上。

褚云攀嘴角抽了抽,只见桌边放着标配的白菜炒肉丝等三菜一汤,另有一碟酱肘子,一条清蒸桂花鱼,两盅炖汤,这是叶棠采外面买的。

夫妻二人不声不响地用过饭,叶棠采就让秋桔到靖安侯府给温氏报信,就说褚云攀刚巧得了风寒,明天就不去了。

等洗完澡,秋桔就回来了:“太太说,今儿个已经让人到法华寺安排好了房间,姑爷不来也不打紧,就当母女俩一起散散心。明天姑娘也不用特意坐车,到时太太来接姑娘。”

叶棠采淡淡一笑,出门散心也好,总比憋在家里看着二房一窝子得瑟强。

叶棠采让惠然去给秦氏禀报一声,说明天出门礼佛,那边一听到叶棠采就嗝应得慌,只一句知道了便打发了。

第二天一早,叶棠采就与惠然出门,秋桔仍然留在穹明轩看家。

从西角门出去,果然看到不远处前后停着二辆马车,叶玲娇正从其中一辆车窗往外张望。

“你怎么来了?”叶棠采笑着走过去。

“我不能来?”叶玲娇低哼一声,“现在家里呀,简直无法呆了!”

叶玲娇的丫鬟阿佩道:“听得大太太要出门礼佛,姑娘巴不得出门透气,老太太捆都捆不住!”

叶棠采扑哧一声笑了。众人各自登车。马车出了城门,又走了一个时辰,才到法华寺。

众人下车,并到安排好的院子放下包袱物什,才往宝殿而去。

每月的初一十五,法华寺的主持都会在大雄宝殿讲经,善男信女便跪坐在蒲团听禅讲经。

听了足足一个时辰,上午的经文就告一段落了,众人陆续回园用斋饭。

叶棠采和叶玲娇二人跪得都快站不起来了,被丫鬟搀扶着出了大殿。

“早知咱们就不来法华寺了。”叶玲娇一拐一拐地走下大殿的梯级,小声抱怨,“法华寺讲经得讲一个时辰,栖云寺讲经却是半个时辰一歇。”

“法华寺灵验一点,名气也大。”叶棠采说。

“你真信这个?”

“怎么不信?”以前叶棠采也不信这些鬼鬼神神的,但重生后,真是不得不信!而且莫名虔诚!若换作以前,她可没耐性跪这么久。

“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走在前面的温氏回头,“莫不是在编排大师们?”

“才没有!”叶玲娇被抓包,立刻否认,“我们是在说这里的风景越来越美,嫂子你瞧……”

叶棠采打了个哈欠,没在叶玲娇说什么,这时,她突然看到一个熟识的修长背影走在人群中,居然是褚云攀。

叶棠采一怔,怎么是他?他不是说不得空么?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然皱着&那,你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地握着&过了好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有名的&凛的大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之责,&主弃用

    但是,八年前褚伯爷领兵出征,最后却兵败受伤,因承担玉安关兵败之责,被解除兵权。褚家因此被君主弃用,褚家小一辈儿郎又都文不成武不就的,定国伯府由此没落。

  • “还没&脸色铁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且孙氏&的庶子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后来终&于等到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 拉过惠&给叶棠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