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人络绎不绝的城门外,一辆简单的青蓬马车缓缓地走在人群中。一名长相俊朗,二十出头,身穿圆领蓝袍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正走在马车旁。俊朗男子看着前方突然皱了皱眉,马车的帘子一...

行人络绎不绝的城门外,一辆简单的青蓬马车缓缓地走在人群中。

一名长相俊朗,二十出头,身穿圆领蓝袍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正走在马车旁。

俊朗男子看着前方突然皱了皱眉,马车的帘子一直是掀着的,里面一名年近四十的妇人见他皱眉,便说:“二郎,你怎么了?”

“母亲和大哥在前面呢!”褚从科低哼了一声。

费姨娘头往车窗外略微伸了伸,只见前方不远果然有二辆马车在行驶,马车前是一名二十五六上下的青年,正是褚家嫡长子褚飞扬。

这两拔人正是定国伯府褚家外出的主子们。

昨天是好日,褚家主母秦氏的娘家侄子也在昨天成亲。

秦氏便带着儿女和儿媳回娘家闵州喝喜酒,京城距闵州足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所以秦氏等人在闵州住了一晚,今天吃过早饭就启程回京,直到现在才到。

而昨天同时也是礼佛的好日,府里的费姨娘和白姨娘去京郊的栖云寺上香,白姨娘想留在寺里多住几天,而费姨娘却耐不住,在寺里住了一晚,吃过斋饭就回了。

不想两拔人居然在城门外碰到了!

费姨娘撇了撇嘴,并没有多管前面的主母一行人,当然,前面的人也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

费姨娘说:“再有半年,莹儿就要除服了,你们的婚事也该准备了。”

褚从科笑了笑,但下一瞬,脸上的神色的变了变,有些不滋味地道:“我成亲后,三弟也该准备了。”

褚家这一辈只有三子两女。

褚家当年也是人丁兴旺的世家大族,但褚伯爷的几个弟弟还全都死在那一役,只剩下褚伯爷这一脉,依附褚家的旁支见褚家大势已去,纷纷离开。

褚家这一辈儿郎分别是嫡长子褚飞扬、庶次子褚从科和庶三子褚云攀。

褚飞扬已经娶妻,而褚从科和褚云攀亦早早订亲。

说到自己的亲事,褚从科很是不滋味儿。因为他订的是户部侍郎庶弟的庶女薛莹儿,而褚云攀却订了靖安侯府的庶房嫡女叶梨采。论起家势和出身来说,叶梨采可比薛莹儿好太多了。

“也不知当年那叶家太老太爷抽哪门子风了!”褚从科向来是个气量窄的,这个话不知嘟囔多少遍了,“因着那场败仗,咱们伯府被踩了下去,那叶家居然一头撞上来,上赶着要跟咱们家结亲。”

叶梨采跟褚云攀订亲是在伯府败落的第三年。

当年褚家失守应城,兵败玉安关。不但名声扫地,褚老太爷临终前更是变卖了家里八成产业赔给了那些阵亡的士卒,所以伯府一下子败了个彻底。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当年褚家那境况,别提多萧条和艰难了。

就连与褚飞扬订亲的某郡主也闻风而逃,寻了个缘由退了亲事。

而这时,靖安侯府却一头撞了上来!

叶家太老太爷是叶鹤文的爹,即叶棠采的曾祖父。

这叶太老太爷也是个奇人,他素来与褚家无甚交集,但褚家败落,人人都避之不及,而叶太老太爷却说他一直仰慕褚家儿郎个个是英雄,不论现今如何,至少褚家先辈都是好的,就冲这份功绩,也不该落得现在这个田地。

但他能力微薄,帮不上忙,脑子不知怎么转的,就想跟褚家订下一门亲事。

而褚老太爷也感动于靖安侯府的雪中送碳。

原本,叶太老太爷是想把叶棠采订给褚家嫡子,但当时叶棠采却由温氏作主订了张家,只好退而求其次,订了叶梨采。

但叶梨采是庶房的女儿,叶太老太爷恐辱没了褚家嫡子,只好往下挑。褚从科和褚云攀年纪相仿,若要订,自然是作为兄长的褚从科,但两人却八字不合,只好订了褚云攀。

“难道真是他命好?”褚从科哼一声。

“什么命好!”费姨娘冷笑道:“你都不知道,上个月,我才听说了,那个孙氏正暗地里叫人张罗着给叶梨采另寻亲事呢!”

“真的假的?”褚从科一喜。

“我诓你干什么!”费姨娘啧啧叹着,“当年两家订亲时,那孙氏不知闹了多少场!结果还是揉不过上面的老东西!但现在么,那老东西早就在三年前归西了,没有他压着,又出了孝期,孙氏自然要为叶梨采另寻出路了。”

褚从科听得直挑眉,神情玩味愉悦。

“现在的叶老侯爷可不比得先侯爷,最是个薄情寡义的,你爹又是那样的性子,想退亲,还不简单。你且等着瞧,待你成亲后,孙氏就会急了,准会上门退亲。”费姨娘语气薄凉,“当年订亲时,咱们褚家尚有余威,现在么……”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现在的褚家,真是太落魄了,正应了别人口中的“破落户”三个字。

“他姨娘虽然死了,但怎么也抹不去她是勾栏馆出来的,瞧瞧他能娶个什么玩意!你何必跟他置气。”费姨娘甩着帕子指了褚从科一下。

“谁跟他置气。”褚从科瞬间心情好了,呵呵一笑。

褚从科从小就爱跟兄弟较劲儿。

褚从科跟嫡兄较劲,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比兄长差,自己也能当世子。总有一天他要把嫡兄拉下马。就算破落户家的世子,也是世子啊!而且这个家最值钱的也只剩这个爵位了!

褚从科跟庶弟较劲,因为庶弟是兄弟中最俊美的一个,虽然庶弟方方面面都没他出息,但却有一门比他好的亲事。

现在么,嘿嘿,想到褚云攀被退亲,还寻不到亲事,他就高兴了。

母子二人正说着话,不知不觉间,马车已经走到了定国伯府所在的长胜街。

前面的褚飞扬一行人已经拐了个弯,朝着东角门而去。

褚从科骑了半天的马,也是累得紧,便打了个哈欠,轻夹马腹,马儿便领着马车加快了速度。

两拔人先后进了门,最后停在了垂花门外,仆婢们便热热闹闹地下杌子,打帘子。

褚从科下了马,走向一名二十五六岁上下,长相俊朗,五官棱角分明的俊美男子。此人正是定国伯府的嫡长子褚飞扬。

“大哥。”褚从科一脸假笑地上前打招呼。

褚飞扬冷着一张俊脸,只点了点头。他冷着脸,并不代表他在生气,因为他向来是个脸瘫,极少有表情。

马车里的女眷也陆陆续续地下车了。

褚家主母秦氏、褚飞扬之妻姜心雪,嫡长女褚妙书,庶次女褚妙画。这一行人是从闵州回来的。

费姨娘甩着帕子往这边走来。

“太太!你可回来啦!”这时,一名灰衣丫鬟急急地奔过来,她正是秦氏屋里的丫鬟,名绿枝。绿枝脸色很是不好:“三爷……昨天娶亲了!”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秋桔瞪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快!”&孙氏急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太就这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当然有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 ,娶到&架势!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