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氏早就准备好了热水,一回到住处玉梨院,就进了净房洗漱。躺在温热的浴桶里,叶梨采才狠狠地舒出一口气来。孙氏兴高采烈地道:“想不到居然能嫁进张家,成为张家嫡妇。还是我儿胸有...

孙氏早就准备好了热水,一回到住处玉梨院,就进了净房洗漱。

躺在温热的浴桶里,叶梨采才狠狠地舒出一口气来。

孙氏兴高采烈地道:“想不到居然能嫁进张家,成为张家嫡妇。还是我儿胸有城算,一不做二不休,来个釜底抽薪,直接带着人跑了!”

叶梨采虚弱地靠在木桶里,却是心有余悸:“其实我才没想这么多……当时我只是不甘心,脑子一热,就说不如私奔……然后我们俩真走了……现在想起,都像在做梦一样。”

“什么?你们一点计划和后招都没有的?”孙氏一惊,倒抽一口气:“你这孩子,怎么如此莽撞,居然不声不响地干出这种事情来!真是的,算你运气好。”

虽然是嗔怪,但话里却又透着浓浓的得意和窃喜。

叶梨采眼里同样闪过庆幸。

她当初跟张博元在一起,也只是有过奢望,却是真的没有信心能跟张博元成事。婚事头一晚,她一时脑热就说了私奔这话。

不想张博元就答应下来了,她也有着不甘心,于是便鼓起勇气真走了。

后来出了城门,她心里却越想越觉得自己此举聪明。

因为他们跑了,新娘嫁哪里?以祖父的性格定不可能终止婚礼,说不定就找个人随便把叶棠采打发了。

后来听得消息,说叶棠采嫁了褚家!

叶梨采一听,又是激动又是兴奋,这真是一举两得啊!叫着张博元一起往城里赶。

否则靖安侯府和张家还真找不到他们。是他们自己往回赶的,想着就将计就计,只说他们是意外,一个摔伤一个送医,不是私奔!为着两家颜面,家里还不一床锦被遮尽羞?

所以,都不是她的错,是老天成全!

“还好有娘疼我,若不是娘聪明,把那个褚家拉来垫背,我们可不敢这么快回来。”叶梨采撒娇似的抱着孙氏的手臂。

“你才知我疼你?”孙氏拧了拧她的脸,“而且,若当时棠姐儿闹起来,不愿上褚家花轿,或是迟了一点,那怎么办?我打听到了,就在褚家花轿后脚走,拐角就有另一顶花轿前来,见到褚家花轿后就转头走了。那是张家的花轿!若当时棠姐儿闹开来,时间拖一拖,她进的就是张家门了,哎呦,现在想一想,我心都要跳出来了。你个死丫头,真不让人省心,以后有什么计划,一定要先跟我商量。”

叶梨采听着也有些后怕,脸上却溢不住的笑意,又委屈地道:“跟你商量了,你定不许我这样做。”

以前孙氏也是知道叶梨采和张博元有点猫腻的,但她并不认为张博元会放弃一个不论长相还是出身都胜过叶梨采的未婚妻,而选择叶梨采。所以她对张博元不抱希望,以前一直劝叶梨采放手来着。

万万想不到,叶梨采是个有福的,跟张博元居然真成事了!

“二太太,二姑娘,钱嬷嬷来了。”如雪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我出去瞧瞧。”孙氏转过乌木雕花屏风,出了净房,只见一名身穿棕色比甲的嬷嬷立于小厅里,正是苗氏的陪房。

“二太太安。”钱嬷嬷笑着,她手里捧着一个红漆托盘,铺着暗花猩红锦缎,上面是一个牡丹纹小瓷瓶,“老太太说,二姑娘昨天受了伤,这雪玉膏是顶好的金苍药,不但见效快,还不会留疤呢。”

孙氏脸上堆满了笑,哎唷一声:“老太太有心了!快,如雪,给嬷嬷上茶。”

“不用了,我这就回。”钱嬷嬷说着便要走。

孙氏拉着钱嬷嬷,塞了赏钱,才放人离开。

“娘,是钱嬷嬷?”叶梨采的声音在净房那边传来。

孙氏走进净房,满脸春风:“你瞧瞧,你祖母给你送雪玉膏来了。”

雪玉膏不是什么有价无市的东西,但也是顶贵的伤药。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老太太苗氏的态度。

孙氏摸着手中的雪玉膏:“大嫂怕是要气疯了吧。”

叶梨采听着唇角一翘,两条玉臂搭在浴桶边沿,只感到整个人都飘飘然的。以前,她哪能得到这种重视。这只是个开始,等她嫁进张家,成了高门嫡妇,那才叫风光。

……

话说张家出了正厅,张宏夫妇走在前面,两名小厮正扶着张博元缓缓跟在后面。

其实夫妻俩大可以让侯府准备软轿,但二人正恼张博元,恨不得他受些教训,自然没有叫。

张博元又饿又累,却不敢吱声儿。

几人出了仪门,却见一名儒雅中年男子走来,正是叶棠采的爹叶承德。

张宏和孟氏看到叶承德,一脸的尴尬。张家拱手笑道:“叶兄。”

叶承德还了礼,却望向张博元:“张贤侄,你跟我来,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说完便走到不远处的树荫下。

“还不快去!”张宏低喝一声,咬牙切齿的:“给我好生赔礼道歉!”

张博元身子一抖,吓得摇摇欲坠,一张俊秀的脸煞白煞白的,不情不愿地走向叶承德。

来到树荫下,张博元垂着身子,低着头,结结巴巴地开口:“叶伯父……我……”

“瞧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叶承德却中轻轻一叹,“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难受,但你要坚信,自己是对的。”

“什么?叶伯父……”张博元一惊,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叶承德。他原本以为,这是叶棠采的爹,叫他过来不打他一顿出气,也会把他骂个狗血淋头啊!万万想不到,叶承德居然会鼓励他!

“吃惊什么呢,我可是个帮理不帮亲的人呐。”叶承德慈爱地笑了笑,“博元你有什么错,爱情是没有错的!生而为人,就该勇敢追求自己所爱,否则活着有什么意思?就像我跟婷娘一样,而你比我跟婷娘更幸运,在成亲前就遇到了一生所爱,并当机立断地逃婚选择致爱,这都是对的。”

“叶伯父……”张博元感动得泪水都流了下来。

自昨天逃婚开始,所有人都谴责他,全世界都在说他是错的,就连他自己都开始有些茫然和动摇,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万万想不到,这个世上居然还有认同他的人,而且这人还是叶棠采的生父!

张博元得到了莫大鼓舞,像打了鸡血一般整个人都精神了。

他是对的,没有错!

“张伯父。真是谢谢你。这个世上,也只有你一个通透人!”张博元激动地说。

叶承德拍了拍张博元的肩膀,“人,不该受这些条条框框所束缚,不论何时何地,都要勇敢追求所爱。错的从来都不是你,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张博元眼中含泪,坚定地点头:“错的不是我,而是世界!”

叶承德看着张博元的目光越加赞赏,两个男人,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二人正互相感动着,不远处的张宏和孟氏都一脸惊呆了,张宏更是气得双腿直打颤!

张博元和叶承德谈话声音不大不小,而夫妻俩又是竖着耳朵地听,所以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

他们还想让叶承德帮忙教训一下这个逆子,不想,这个叶承德居然是个脑子抽风的,不但没骂醒张博元,还越带越偏!也真是长见识了!

“博元,给老子滚回来!”又对叶承德拱了拱手,张宏假意地笑着:“叶兄,再会。”

“去吧!”叶承德拍了拍张博元的肩膀。

张博元像打了鸡血一样,抬头挺胸,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向父母。

张宏看着这样的儿子,瞬间有种崩溃的感觉,才一会,儿子就被带沟里去了!

对于叶承德养外室的事情,他早有耳闻,但也不过是当叶承德风流一点而已,不想,却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六亲不认的混账东西,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妙。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当然有&爷请过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 不四的&嫁伯府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在羞于&着手转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院子外&让进,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 给破落&户家的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是定国&经答应

    “三太太说,二太太撺掇着老太爷把姑娘嫁到二姑娘原定的人家,就是定国伯府的庶三子。褚家那边已经答应了,再过一会,褚家的花轿就要来迎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