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下了车,穿过垂花门,便是一条长长的弯曲青石板甬道,顺着河畔而去,就见一处宽阔的院落,便是温氏所住的荣贵院。看到来人,早有丫鬟掀起了帘子,并清喊了一声:“大姑娘回来了。”叶棠...

几人下了车,穿过垂花门,便是一条长长的弯曲青石板甬道,顺着河畔而去,就见一处宽阔的院落,便是温氏所住的荣贵院。

看到来人,早有丫鬟掀起了帘子,并清喊了一声:“大姑娘回来了。”

叶棠采走进内室,一股子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拔步床上,一名三十余岁的艳丽少妇闭着眼,斜靠坐在床上,形容憔悴,眼窝青黑微陷,脸色苍白。就长相上而言,叶棠采与温氏有五分相似。

叶棠采眼圈就红了:“娘!”

前生娘被张家和叶梨采活活气死,她当时也重病在身,连回家奔丧都做不到。现在看到温氏,叶棠采便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棠儿!”温氏一把抱着叶棠采,便忍不住哭了起来,不住地安慰叶棠采:“我的儿,你受委屈了,不哭!不哭了!娘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这个亏,咱们不吃!”

昨天得知自己的好女婿跟二房的侄女跑了,温氏犹如晴天霹雳,直气晕了过去,半夜醒过一次,得知叶棠采被孙氏撺掇着嫁进了褚家,又是气得白眼一翻,再次晕厥。

等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了。她只恨自己是个不争气的,居然在关键时刻病倒了。

“那个褚家……可有为难你?”温氏着急地问,拉着叶棠采的手上下打量。见她脸色红润,没有一丝憔悴,才松了一口气。

“并没有。”叶棠采说,“褚伯爷瞧着是个软糯的,昨天带我回来后就离开了。刚巧伯夫人、爷们和姑娘们都回娘家喝喜酒了,就褚三爷在家,再没有别的主子,哪个能给我脸色瞧。”

“我是说……那个褚三郎有没有……欺负你?”说到这,温氏脸色铁青,如果昨晚她能清醒主事,断断不会放任女儿在外面,定会让人先把女儿接出褚家再说。

叶棠采干咳一声:“才没有的事。”

“真没有?”温氏怕她脸皮薄,吃亏了都不敢说。

“太太放心好了,姑娘自然毫发无损。”秋桔在一旁保证,惠然也连连点头。

温氏心里的大石这才落了下来。

叶棠采道:“褚公子为人很好,是个君子。只把我带到屋子里,便出去了,还让一名婆子过来送饭送铺盖的。”

温氏松了口气之余,又戳了戳叶棠采的额头:“傻孩子,什么好人,这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秋桔一脸认同地点头,叶棠采嘴角抽了抽。

“太太、姑娘。”这时一名青衣丫鬟怯怯地走进来:“二姑娘和姑爷……咳,是张公子已经被送回来了。”

温氏脸色一变,撑着身子起来:“呵,终于找到了……那个小贱蹄子!给我更衣。”

“娘,你还是休息吧,我过去就好了。”叶棠采看着温氏苍白的脸容,很是担忧。

“不行,那个小贱蹄子,今儿个我治不死她,我名字就倒着写!”温氏恨恨道,“还有孙氏这下作货色,我饶不了她们!”

“行。”叶棠采生怕她憋出病来了。

叶棠采扶着温氏起来,坐到妆桌前。蔡嬷嬷立即指挥着丫鬟忙活起来,有人打水,有人梳头,有人捧来衣服。

叶棠采走到外间,招来那个来报信的青衣丫鬟:“他们什么时候被找到的?”

那青衣丫鬟低声道:“奴婢听外出的护院说,昨天他们出去找人,出了城门,居然看到那两东西正往回赶,护院们就绑了他们,奈何城门已关,无法进城,只好在城外客栈歇了一晚,拖到今天一早才把人带了回来。”

那两东西往回赶?叶棠采冷冷一笑,只道:“你下去吧。”

丫鬟弓身退了出去。

温氏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暗绣祥云纹的禙子,棕色的马面裙,头上简单地挽了一个堕马髻,簪上一个碧玺石翠花华胜。只因她脸色太过苍白,但温氏慢误了时间,只抹了一点玫瑰露和一点口脂,便匆匆出门了。

门外早早就停着一顶小软轿,叶棠采扶着她上了软轿,她与蔡嬷嬷走在外面,一行人出了院子,朝着正厅的方向而去。

……

靖安侯府的正厅在外院,由三间大大的厅屋组成,四面精雕镂花的槅扇大敞,光线充足,宽阔而大气,房顶飞檐翘角,平时接见贵客或是比较正式的场合才会在这里。

跨进正厅的门槛,叶棠采浑身一震,瞳孔微缩。

只见一对狼狈的少年男女被绳索捆绑着,跪在大厅中央,自然就是张博元和叶梨采了。

此时的张博元还是个十九岁的少年郎,长得面如玉冠,文质彬彬,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生才子特有的自命清高。

他一身杭绸好衣裳已经脏污,头发也是凌乱地粘搭在肩上,但瘦削的背脊却挺得笔直,微仰着下巴,一副高人一等的傲气劲儿。

前生,在她眼里,张博元是个高傲的才子,现在不知为何,叶棠采只觉得他只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拧巴二愣子!

比起张博元的傲气,叶梨采却是浑身颤抖,小脸煞白,显然吓得不轻,正可怜兮兮地缩在张博元身边。但叶梨采是个美人,鹅蛋脸配着一双湿漉漉的杏眼,咬唇垂眸,似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一般,纵然此时一身狼狈仍然颇具美态。

叶梨采与她同年,却晚生一个月。

论起容貌来,叶梨采比她逊色。若要比喻,叶棠采是明艳端丽的海棠花,而叶梨采是洁白怜弱的俏梨花。偏叶梨采最爱素寡打扮,衬得她更像枝头仅剩的一朵花儿,迎风独立,楚楚动人。

张博元最爱这一口,前生他除了叶梨采还有四名妾室,一个通房,五人里有三个都是这一挂的长相。

想到这,叶棠采不由自嘲地一笑,也怪不得张博元不爱她,根本就是自己没长对他的胃口。

她前生虽与他反目,但暗地里却又盼着他回心转意,学着叶梨采的素寡装扮,结果换得张博元一句:东施效颦!

自重生以来,她就知道定会与这两个人碰面,原以为会多痛苦和纠结,但现在才发现自己出奇地冷静。

书评(84)

我要评论
  • 道:“&好主意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在还未&醒。”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 不会取&不四的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给叶棠&采报信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噢了一&个都是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反正&来的。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艳丽的&,她就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