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聚餐?”黄雅琳歪着头,很很好奇询问。“有个朋友过大寿。”“是长辈?需我去准备礼物吗?”“什么都不需要,是同辈的朋友。”陆北风笑的很怪异,是秦虎的生日聚餐,按照那个虎逼的作法,他过生日,实际上跟过大寿没什么差别。去年有,2018年除了没“有个朋友过大寿。”。...

“什么聚会?”

黄雅琳歪着头,很好奇询问。

“有个朋友过大寿。”

“是长辈?需要我去准备礼物吗?”

“什么都不用,是同辈的朋友。”

陆北风笑的很古怪,是秦虎的生日聚会,按照那个虎逼的作法,他过生日,其实跟过大寿没什么区别。

今年有,明年还有没

1、回家

2022-12-22

4、新能源

2022-12-22

9、伦敦金

2022-12-22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陆一个&大,父

    他妈走得早,这些年都是老陆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长大,父子俩的感情很不错,一直都是有话直说,像这种欲言又止的情况就没发生过。

  • 打开,&一台小

    车库大门缓缓打开,陆北风驾驶着白色的奔驰G63AMG驶出,高宽两米,长度将近五米,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就像一台小坦克。

  • 工人没&,周末

    生活不易,小乔叹气:“打工人没人权,真苦啊。昨晚工作到两点多才下班,周末还要加班……”

  • 脸都黑&乔霖的

    陆北风脸都黑了,合作了两年多,他是比较满意乔霖的表现,专业技术过硬,没什么道德包袱。

  • 车总归&越怕死

    三百公里也不短,一个人开车总归有点不安全。越有钱越怕死,陆北风还是挺认同这句话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