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转眼又是两个月……”赵志鸣充分充分发挥自己口才,把每人手一份的计划书,早已明白的事情,讲诉得激情非常饱满,口若悬河。堆彻辞藻,用词华美,给人一种未明觉厉的感觉。而已这些话不能够细寻思,一寻思就会明白他在跑马水。严禁不说,这是一种本事。陆北风对堆砌辞藻,用词华丽,给人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诸位,一转眼又是半年……”

赵志鸣充分发挥自己口才,把每人手一份的计划书,早就知道的事情,讲述得激情饱满,口若悬河。

堆砌辞藻,用词华丽,给人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只是这些话不能细琢磨,一琢磨就会知道他在灌水。

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本事。

陆北风对赵志鸣挺满意的,让他办的事情,都能安排的妥妥当当。

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

演讲持续有七八分钟,现场气氛渲染到位了,赵志鸣看了陆北风一眼。

“辛苦赵总了。”

陆北风站起来带头鼓掌,台下人也很熟悉这套流程,纷纷跟着一起鼓掌。

“各位,挺久不见的。”

“赵总刚刚已经说得很详细,我也不在过多复述了。”

“今天就是个分钱大会。”

“各位对于资金数目,有没有存在什么疑问的?”

“又或者,你们觉得有哪些不对劲不合理的地方都可以提出来。”

台下秦虎笑嘻嘻,说:“没问题。”

“没问题。”

“都没问题。”

在场的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个会议是形式大于实际,但很有必要。

利润和管理费的支出,嘴上说的哪有白纸黑字上面写着清楚明了。

“分配计划看看,没问题就签字。”

“本金和利润,会在今天下午五点前汇到各位的账户中。”

陆北风说完坐下与周崇明交谈,赵志鸣便将准备好的合同下发给众人。

会议室内参与项目的人并不多,毕竟只有30亿美元份额,狼多肉少。

人一多,自己就占比少,占比少,赚的就少,没有人愿意。

所以周崇明每次,都会在项目参与人数做出限制,最多不超过30人。

但是加上他们带过来的助理,现在会议室里面最少也有五六十人。

毕竟涉及到钱的事,还是要好好的核对清楚,避免合同有漏洞的存在。

仔细一点,对双方合作有益无害。

“崇明,会议结束,你就放出消息,再次募集资金,同时成立项目组。”

陆北风这几天,一直都有在关注特斯拉这只股票。

价格已经涨到160元。

接下来应该会横盘了几天,回调阶段,然后向更高价位冲刺。

先做空,再持票做多。

这绝对是块大蛋糕,要不狠狠的抢一块到自家碗里,那还是人?

按照能量守恒定律,他多赚一些,国外机构肯定少赚一些。

至于亏损的人,只会散户。

美利坚的散户,与他陆北风何干?

“资金多少?周期多久?”

周崇明有点诧异,这次间隔的时间有点短,他清楚自己的职责,也没多问。

陆北风想了想,说:“还是30亿美元吧,周期一年。”

他考虑的比较多,特斯拉是妖股,但是市值毕竟摆在哪里。

1700亿的市值,最好持仓的股票价值不要超过85亿美元,否则一旦触发5%的举牌线会很麻烦。

长达半年的锁仓时间,消息还会被公布出来,到时不死也会脱层皮。

他是投机客,不是投资者。

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

周崇明点头,说:“行,等下我就会去安排。”

尽管两人说话很小声,但也没有刻意的去隐瞒,不少距离他们比较近的人都听到了。

“北风啊,你说哥平时待你如何?”

王校长突然就从身后冒出来,陆北风啥都不缺,他也只能打打感情牌了。

陆北风突然吓一跳,没好气问:“你从哪冒出来的?”

他记得很清楚,上个项目王校长并没有资金参与,那时他深陷泥潭,现在能爬出来就不错了。

“我带来的。”

周崇明干咳一声,在陆北风耳边轻声说:“还不是你昨天惹得祸,他太难缠了,昨天还跟去我家睡了,没办法早上只能一起带过来了。”

毕竟是朋友,都跟到公司来,陆北风卖他这个面子,问:“你打算投多少?”

王校长心头一喜:“三个亿。”

“你竟然这么有钱?”

陆北风吓了一跳,熊猫都倒闭,他竟然还有三个亿美元的现金,360够有钱的啊。

王校长黑着脸说:“RMB!”

陆北风哦了一声,不是很在意:“也就四千来万等会找老周吧。”

虽然目的是达到了,王校长心里很受伤,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有一天因为贫穷被人鄙视。

在场的人听到他们交谈,目光齐刷刷看向陆北风。

半年时间,到手利润率131%。

可不是几百万几千万那点小钱,而是整整30亿美元为基数,翻了一倍多。

假如算上高昂的管理费,那就将近180%的利润率。

而且这还是明面上,暗地里谁都不知道陆北风自己投了多少。

这远远比印钱快多了。

难道国外的钱真就那么好赚?

不见得吧。

他们自己又不是没有投资的渠道。

深知华尔街那些家伙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财狼。

即是选手,还是裁判。

哪怕运气好吃到点肉,他们也有大把的办法让你吐出来。

就是因为尝试过自己投资,才知道陆北风是何等的牛逼。

否则谁又愿意把到手的利润让出。

这还是获利的情况,如果不小心亏损了,陆北风的公司也要收取本金8%左右的管理费。

无论如何他都稳赚不赔,毕竟是投资就需要承担风险。

只因他至今从未亏损,还能获得高昂的利润,才能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都听到了?”

“我也不瞒着各位了。”

陆北风站起来,笑着说:“确实有计划了,项目资金同样是30亿美元。”

有人立即很大气的说:“陆董,不用跟我们客气,本金直接拿过去。”

这话一出口,又有人立马附和:“对对,您不用跟我们客气,当成自己的钱,随便去弄。”

“你们想的倒是挺美的。”

陆北风笑骂一句,说:“有的人已经参与过几次了,规矩你们应该都懂吧?”

“王校长是因为上次没参与,这次我让他加入合情合理。”

“你们已经大赚一笔。也该让别人吃吃肉的。”

“钱是赚不完的。”

陆北风也不怕得罪人。

哪怕现在指着他们的鼻子骂娘,他们也不敢还嘴。

他有嚣张的资本,在不败金身未破之前,没人敢跟他翻脸。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他们也就是随口一说。

无规矩不成方圆,想要陆北风继续帮他们赚钱,这规矩不能破。

不过这消息倒是可以跟朋友说,卖个人情,毕竟消息是有滞后性的。

1、回家

2022-12-22

4、新能源

2022-12-22

9、伦敦金

2022-12-22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真的过&受,腰

    中长途车程,开跑车过瘾是真的过瘾,难受也是真的难受,腰很不舒服。

  • &不过慢

    早些年他是比较喜欢跑车的,现在也喜欢跑车,不过慢慢也喜欢越野车,空间大,干点啥也方便。

  • 不是学&饭吃。

    年纪轻轻吊儿郎当的,社会不是学校,长得帅,不能当饭吃。

  • 乎听到&声音,

    陆北风看到那人默默走进拐角,似乎听到心碎的声音,打趣道:“这不是我们乔小姐魅力无法阻挡嘛,来,喝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