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多小时后,赵志鸣说陆北风要的东西到了,让他去接一下。陆北风感觉有点儿快,但也没去想,当他看见那张陌生的大脸……周崇明顶着黑眼圈,一脸笑意:“震不惊讶?感不深深的感动?需不需来一个热忱似火的紧紧拥抱?”陆北风佯怒:“你也就怕心梗。”他算明白为什么会陆北风感觉有点快,但也没多想,当他看到那张熟悉的大脸……。...

两个多小时后,赵志鸣说陆北风要的东西到了,让他去接一下。

陆北风感觉有点快,但也没多想,当他看到那张熟悉的大脸……

周崇明顶着黑眼圈,满脸笑意:“震不震惊?感不感动?需不需来一个热情似火的拥抱?”

陆北风笑骂:“你也不怕猝死。”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快了,周崇明八成又借用他爹的私人飞机。

感动心里确实有一点。

周崇明脸都黑了,他都张开双臂做好拥抱的准备,顿时骂骂咧咧:“草,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哦陆北风拍着周崇明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说:“找个地方坐坐?”

“坐个的毛,困死了。”

周崇明拒绝,把手上的大包小盒递过去说:“这是老爷子要的烟叶,这是虫草和鱼油,还有藏红花。我看我老子经常吃,顺手就带过来了。”

陆北风没有客套:“够意思。”

周崇明打了个哈欠,“我要去找地方睡觉了,回来给我打电话。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带我去潇洒一下。”

陆北风义正言辞拒绝:“我在家里从不胡搞瞎搞。”

“嚯,我差点就信了。”

周崇明拿出手机装模作样念:“著名虎鱼神豪风风风豪掷21万竟是为她。”

“妈的,这狗编是没东西写了?”

“事小还是钱少?”

“都有。”

“哈哈……”

两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走了,拜。”

陆北风发动引擎,驾车离去。

回到盛世华庭小区,接上老陆还有赵姨母女俩,驱车前往老家。

老家下河村也属于天湖市,距离市区大约四十公里左右的车程。

国道上开了半小时,前方出现指示牌右转下河村路。

这条按照国家一级公路的质量建造的县道,可以直通爷爷奶奶家。

陆国富坐在副驾驶,看着前方平坦笔直的道路,感慨万千:“修好之后,你是第一次回来吧。感觉怎么样?”

陆北风感受一下:“这钱花得值。”

陆国富哈哈大笑:“确实。”

孩子还在外面赚到钱,回来老家修路造福乡里。

提气,

老陆家的人在村里走路都是带风。

怎么不服气?

让你家孩子也修一条啊。

几分钟后,

抵达了爷爷奶奶家。

很常见的老平房还带着小院,院里种了一些葱姜蒜等日常蔬菜。

奶奶坐在院子里摘豆角,一旁的录音机还放着豫剧《佘太君》,时而跟着调子哼唱几句。

抬头看到门口拎着大包小盒的陆北风,惊喜道:“风,你怎么回来了。”

他们这边的老人都喜欢称呼小辈单字,显得比较亲近。

陆北风笑眯眯说:“奶奶我回来你不开心吗?”

“这孩子整天没个正经的。”

奶奶想像小时候拍着他的脑门,可是现在却只能拍到肩膀,埋怨:“你回来奶奶可开心了。不行,我要让那个死老头那多买点菜。”

“妈,是我们回来了。”

陆国富很无奈,这老妈子是根本没看到他,不过也习惯了。

“知道了,鬼叫什么叫。”

奶奶眼里只有大孙子,不过当她看到赵芬和还有躲在身后的赵亦雪,眼睛更亮。

“妈,我是赵芬。”

赵芬拉着赵亦雪,介绍道:“这是亦雪,亦雪叫奶奶。”

赵亦雪鼓起勇气,但是说话声音还是小的跟蚊子一样:“奶奶。”

奶奶的耳朵是灵时不灵,比如这次她就听得很清楚,老脸笑开了花。

陆北风顿时感觉地位受到了威胁。

奶奶拉着赵亦雪的手,嘘寒问暖的说:“雪,以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把我当成亲奶奶,以后谁欺负你,跟奶奶说,奶奶收拾他。”

“特别是你,最调皮了。”

奶奶瞪着陆北风。

陆北风委屈直呼冤枉啊,这哪是受到威胁,直接谋位了。

“知道了奶奶。”

赵亦雪升起异样的情绪,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还有奶奶真的好慈祥。

自从她爸爸去世之后,她就没见过爷爷奶奶,妈妈没说过原因,但她知道从一出生爷爷奶奶就不喜欢自己。

“呦,国富一家回来了?”

“这是新儿媳,还有新孙女?”

门口慢慢聚集了人,农村的八卦婆娘特别多,只要领居家有风吹草动,立马会跑过来凑热闹。

特别是她们看到门口停着那辆,看起来就很贵的大G眼中更是泛着精光。

听说国富他儿子很有钱,几千万修路说捐就捐。

赵亦雪哪见过这种场面,缩了缩身子,头埋得更低了。

“雪,别害怕,有奶奶在。”

奶奶拍着她的手掌轻声安慰,扭过头脸一变色,泼辣程度不减当年,颇有几分佘太君的气势:“狗日的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一群老娘们整天就知道打听这,打听那。有这闲心不如多关心自家汉子孩子……都滚回家去。”

“哈…哈。”

“老嫂子脾气还是这么爆。”

八卦婆娘们连连讪笑,想起了那些年被支配的恐惧,发了几句牢骚,也不敢还嘴,陆续各回各家。

赵亦雪瞳孔地震,震惊ing……

奶奶好厉害!

“奶奶威武霸气,给您点赞!”

陆北风竖起大拇指,农村婆娘跟她们正经说话讲道理是不行滴,只能奶奶这种身经百战的老将出马。

“国富,打电话给那死老头,赶紧回来顺便多买点菜,天天就知道下棋钓鱼,没个正经的。”

发号施令结束,一转身又变成慈祥和蔼的奶奶,温柔说道:“雪,风,还有芬芬我们进屋说话吧。”

进屋聊了几句,

陆北风感觉自己被轻视,特别是奶奶得知赵亦雪还是本市状元之后,算是彻底忘了这个大孙子。

陆北风只好出来跟老陆相依为命,父子俩坐在门口台阶上,相视一眼。

老陆幸灾乐祸说:“懂我感受了吗?”

“略懂略懂。”

过了一会,爷爷回来了,还是那副熟悉的装扮。

面庞黝黑很精神,戴着草帽,穿着汗袖套了件衬衫,裤管拉到小腿,腰间老旧的皮带挂着烟杆和鱼篓,手上还拎着一大袋菜肉。

陆北风连忙帮拿东西,笑问:“爷爷今天战况如何?”

爷爷得意的笑:“哈哈,运气不错,顺手抓了两条菜花有个小两斤,晚上给你做椒盐王锦,你小时候最爱吃了。”

菜花蛇又称王锦蛇。

钓鱼佬除了鱼,啥都能带回来。

爷爷听说乖孙女来了,放下东西就进屋,没一分钟就被轰出来了。

还伴随奶奶中气十足的声音:“一身烟味和鱼腥味,去外面散散味,别熏怪我大孙女了。”

自此爷孙三辈,同坐在门口。

1、回家

2022-12-22

4、新能源

2022-12-22

9、伦敦金

2022-12-22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算回去&服,拿

    陆北风挂掉电话,打算回去一趟,看看老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收拾两套衣服,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

  • 的小腿&舒服。

    陆北风低头一看,运动鞋大裤衩,露出来的小腿还有一层天然毛毛,小风一吹还挺舒服。

  • 看到那&不是我

    陆北风看到那人默默走进拐角,似乎听到心碎的声音,打趣道:“这不是我们乔小姐魅力无法阻挡嘛,来,喝水。”

  • 是没有&渠道。

    如果在急用钱的情况下,六七千万的成交价也不是没有,勉强算是一种可以及时大额变现的投资渠道。

  • 安全。&风还是

    三百公里也不短,一个人开车总归有点不安全。越有钱越怕死,陆北风还是挺认同这句话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