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说,我和莫里斯那家伙交易的时候在船长室看见他那个包裹里面有颗恶魔果实,但是我还没找到了,您就把莫里斯给杀了”说出来了真相,老板只觉得万念俱灰血斧眯了眯眼睛,盯着酒馆老板一字一句道:“你确认你在这艘船上看见了恶魔果实?”酒馆老板冒着翻完整搜船的血斧阴沉着脸,又是随手几枪打在酒馆老板尸体上泄愤,“可恶,恶魔果实究竟被藏在哪儿”。...

“我,,,,我说,我和莫里斯那家伙交易的时候在船长室看到他那个包裹里面有颗恶魔果实,不过我还没找到,您就把莫里斯给杀了”说出了真相,老板只感觉万念俱灰

血斧眯了眯眼睛,盯着酒馆老板一字一句道:“你确定你在这艘船上看到了恶魔果实?”

酒馆老板冒着冷汗,颤抖的回道“真的,是真的,别杀我,我,,,,我帮您找它,现在只有我知道它长什么样子”

血斧拧嘴一笑,抬手一枪崩了酒馆老板的脑袋,看着他的尸体不屑的说道:“恶魔果实,谁不知道长什么样,你的小心思可真是太多了,只好让你先死,我去自己劳累一点自己动手找吧,哈哈哈哈哈哈。”

翻完整搜船的血斧阴沉着脸,又是随手几枪打在酒馆老板尸体上泄愤,“可恶,恶魔果实究竟被藏在哪儿”

转念一想,只能先作罢,对着船员吩咐

“叫一队搜素队在把船上搜素一遍,其他人跟我去把多罗米尔给屠了,在海军来之前,一个都不放过!”

——————

岛上的人兵荒马乱的收拾着,温暖也跑回酒馆,她要去拿她的行李和那把刀,有利器在身上也能安全一点,温暖看着那个长着奇怪花纹的果实,犹豫一瞬,也带上了,出了门和逃命的人往一个方向跑,她不熟悉这个岛的环境,最安全的还是和岛上的人一起行动,因为通知了海军的原因,大家也没有离开岛,只是找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温暖看着众人,立马往回跑

回到酒馆,想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来到地窖,把周围的痕迹都掩盖起来,钻进地窖里面,做完了这一切,找了个黑暗的角落躲了起来,温暖按着怦怦直跳的心脏,缓缓的平复着心情

安静的黑暗环境里面,温暖不知道自己呆了多久,这样安静又漆黑的环境是最折磨人的,温暖只能隐隐约约听见地面的枪声连片,海贼进入酒馆喝酒的猖狂笑声,估摸着过了大半天,温暖只感觉自己精神疲惫,一直很专注的听着外面的动静让她很费神,但周围一片安静,温暖勉强松了口气,又饿又渴的她拿起那颗长着花纹的果子

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把它吃了,咬了一口,温暖青着一张脸想吐,但已经吃下去了怎么也吐不出来,叹了口气,早知道应该带点吃的东西,随手拿着一坛酒打开想要涑口

旁边突然传来声音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乱动打开酒,酒的味道会让一些鼻子灵敏的海贼找到这个地窖”

温暖悚然一惊,有人!!!

迅速拔出刀对着声音的方向,厉声质问道:“谁!”

“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么,好歹当过几天同事呢”

温暖听出是调酒师的声音,松了口气

“抱歉,精神太紧绷了,没想到地窖里面还有人”收回刀,不动声色的换了一个位置,在阴影里躲着。

“等着吧,海军快要来了,希望岛上的人不会被捉住”

温暖心里贼难受,自从穿越了之后就一直倒霉,这个身体自带倒霉光环么

空气中静默片刻,谁也没有在说话,只是默默的关注着地上的动静

突然,一阵声音传来

“大人,这里,这里是酒馆的地窖,肯定有人藏在这里”

调酒师听着声音,阴沉着脸,这是岛上镇民的人,不然怎么会知道地窖的位置,转头对着温暖快速的说道

“等海贼下来到楼梯,我吸引注意力,你在后面偷袭,知道了吗,想活,靠你一个人是没有办法的!希望你是个聪明人”

温暖咬着牙拔出刀,悄声变换着位置,来到楼梯侧方,这个位置更方便偷袭。

荒岛求生

2022-11-25

遇难被救

2022-11-25

上岛

2022-11-25

岛篇2

2022-11-25

惊变

2022-11-25

惊变2

2022-11-25

逃亡

2022-11-25

海军到来

2022-11-25

停更几天

2022-11-25

书评(395)

我要评论
  • 身跳下&的跑遍

    清晨,一缕阳光照在脸上,咸咸的海风和鸣叫的海鸥唤醒了温暖,翻身跳下吊床,利落的身姿,昨天温暖就发现这具身体素质很棒,不然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在遇到海难之后还能活蹦乱跳的跑遍一座岛屿

  • 料,不&更好吃

    用石头和刀身摩擦引火(小说,请勿较真),升起了火烤兔子,准备解决早餐问题,可惜没有调料,不然味道应该能更好吃一些,温暖一边吃着一边想着不找调的事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