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汐没说话的,内心却深我以为然。偏偏是依附于他人而生,却贪得无厌,还想可以得到更多人的东西。对此,不惜牺牲联合外人将刀尖矛头他们依附于的人。这样的人,让他们丧失一切苟延残喘的活着才是对他们唯一的惩罚。萧钰缇显然也明白了这一点,听着女人一声声色厉内茬的咒骂,明明是依附他人而生,却贪心不足,还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

叶婉汐没说话,内心却深以为然。

明明是依附他人而生,却贪心不足,还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

为此,不惜联合外人将刀尖指向他们依附的人。

这样的人,让他们失去一切苟延残喘的活着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

萧钰缇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听着女人一声声色厉内茬的咒骂,眼底的

书评(302)

我要评论
  • 梦初醒&别的女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你给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喊了几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堆人来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声说话&如其来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听她胡&的没有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听她胡&,伸手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