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汐没说话的,内心却深我以为然。偏偏是依附于他人而生,却贪得无厌,还想可以得到更多人的东西。对此,不惜牺牲联合外人将刀尖矛头他们依附于的人。这样的人,让他们丧失一切苟延残喘的活着才是对他们唯一的惩罚。萧钰缇显然也明白了这一点,听着女人一声声色厉内茬的咒骂,明明是依附他人而生,却贪心不足,还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

叶婉汐没说话,内心却深以为然。

明明是依附他人而生,却贪心不足,还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

为此,不惜联合外人将刀尖指向他们依附的人。

这样的人,让他们失去一切苟延残喘的活着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

萧钰缇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听着女人一声声色厉内茬的咒骂,眼底的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最大&媛这会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堆人来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对劲,&喊了几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这么&得人的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 又想去&温媛抢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园,说&婚前,

    大的孩子已经读幼儿园,说明早在他们结婚前,他就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 愿意听&通讯,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