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这就对了。”陆静芸跟王成文是大学同学,听见他这话白了他几眼,替叶婉汐打抱不平:“我们让婉汐失言但是送了婉汐朋友见面礼,你呢?什么都没交还白拿人家的,有你这么当叔叔的吗?”王成文闻言可不不服气了:“谁说我白拿她的?小叶啊,这是下月我们电视台陆静芸跟王成文是大学同学,听到他这话白了他一眼,替叶婉汐打抱不平:“我们让婉汐改口可是送了婉汐见面礼,你呢?什么都没送还白拿人家的,有你这么当叔叔的吗?”。...

“哎,这就对了。”

陆静芸跟王成文是大学同学,听到他这话白了他一眼,替叶婉汐打抱不平:“我们让婉汐改口可是送了婉汐见面礼,你呢?什么都没送还白拿人家的,有你这么当叔叔的吗?”

王成文闻言可不服气了:“谁说我白拿她的?小叶啊,这是下个月我们电视台台庆的邀请函。你拿着,记得

书评(398)

我要评论
  • “媛媛&起你的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下子听&潜台词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由得发&少。”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忙捡衣&忘冲叶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子?他&子?”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几年的&商?”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也意识&对劲,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