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这就对了。”陆静芸跟王成文是大学同学,听见他这话白了他几眼,替叶婉汐打抱不平:“我们让婉汐失言但是送了婉汐朋友见面礼,你呢?什么都没交还白拿人家的,有你这么当叔叔的吗?”王成文闻言可不不服气了:“谁说我白拿她的?小叶啊,这是下月我们电视台陆静芸跟王成文是大学同学,听到他这话白了他一眼,替叶婉汐打抱不平:“我们让婉汐改口可是送了婉汐见面礼,你呢?什么都没送还白拿人家的,有你这么当叔叔的吗?”。...

“哎,这就对了。”

陆静芸跟王成文是大学同学,听到他这话白了他一眼,替叶婉汐打抱不平:“我们让婉汐改口可是送了婉汐见面礼,你呢?什么都没送还白拿人家的,有你这么当叔叔的吗?”

王成文闻言可不服气了:“谁说我白拿她的?小叶啊,这是下个月我们电视台台庆的邀请函。你拿着,记得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叶婉汐&个备注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 ,听得&吃瓜群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回应,&对劲,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跟你连&孩子都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喂,&念叨,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不是个&迪吧!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挑了挑&最大的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