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是道再简单的但是的排骨粥,却陌生得让人止忍不住眼眶发热时。就像是,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直到又一次直到了他想的东西。“怎么样?非常好吃吗?”“非常好吃,比那些大厨做的都非常好吃。”叶婉汐提着的心可算放下自己了:“你不喜欢就好,慢慢的吃,锅里除了。”“嗯。”就好像,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又一次等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明明是道再简单不过的排骨粥,却熟悉得让人止不住眼眶发热。

就好像,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又一次等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比那些大厨做的都好吃。”

叶婉汐提着的心可算是放下了:“你喜欢就好,慢慢吃,锅里还有。”

“嗯。”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她跟&方添结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添惨白

    这话就像是摁中了某个开关键,方添惨白着脸凑过来:“媛媛,这事不是……”

  • 方添彻&温媛抢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到了不&”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着满载&身就走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人形泰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由衷的&“啧!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怕自己&做的那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