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然不知道自己一不当心便开罪了封家大魔王,回去后就得正面临混合双打的邹邗铭,此刻完全沉侵在粉丝终于等到看见偶像的喜悦之中,并没有特别注意到叶婉汐看他的眼神隐隐透着几分被人嫌弃。最初的懵逼之后,叶婉汐一把抽回手,提防的往退后了两步:“你是……”邹邗铭这才行为意识最初的懵逼过后,叶婉汐一把抽回手,防备的往后退了两步:“你是……”。...

浑然不知自己一不小心便得罪了封家大魔王,回家之后就要面临混合双打的邹邗铭,此刻完全沉浸在粉丝终于见到偶像的喜悦之中,并未注意到叶婉汐看他的眼神隐隐透着几分嫌弃。

最初的懵逼过后,叶婉汐一把抽回手,防备的往后退了两步:“你是……”

邹邗铭这才意识到自己唐突,忙自我介绍道:“叶大师,我是邹邗铭,就是之前在微博上跟你求助过的那个‘好兄弟一起走’,您有印象吗?”

叶婉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你。”

“对对对,就是我。”

“你那兄弟怎么样了?找到了吧。”

“找到了找到了。”一听叶婉汐提起这茬,邹邗铭整个人都精神抖擞了起来,“多亏叶大师的提示,我那兄弟福大命大,刚好就被卡在那条下流的一片竹林里面,要不是由您的提醒,我们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他。也亏得是发现得早,不然我那兄弟的狗命恐怕就真的保不住了。”

邹邗铭这话还真没有半点夸张的成分,向霖笙被找到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卡在竹子中央,身体一大半都浸在水里,脸色惨白,嘴唇发紫,被救出来的时候还几次差点休克。

就连那些跟着救援队一起过来的急救医生都说,这人要是再晚捞上来那么几分钟,他这条小命十有八九就保不住了。

得知此事,不管是邹邗铭还是向家人都止不住的后怕与庆幸,对叶婉汐本人的感谢也愈发真心实意。

“我兄弟这两天都在医院里面住着,已经彻底脱离危险了。他倒是很想亲自登门给您道谢,就是吧,他掉水里的时候把腿给摔断了,恐怕得在医院里头住上一段时间。”

“他的家人这会也都飞过去那边的医院照顾他了,不在本地。只有我最近刚好到这边的分公司做调研,一听说您最近也要来这边拍综艺,立马就赶来了。来之前,我兄弟跟他家人都托我一定要帮他们跟你说声谢谢。等改日他们回来了,一定亲自登门拜访。”

“客气了。”叶婉汐看得出来邹邗铭是真的很激动,轻舒了口气道,“人没事就好。”

“是是是,只要人没事,什么都不算事。您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占用叶大师一点时间请您吃个便饭。”

叶婉汐蹙了蹙眉,刚要拒绝,眼角余光突然瞧见直播间内弹幕飞掠。

【什么情况?为啥我老公对小叶子笑得这么傻白甜,还喊她叶大师?我这是不小心错过了什么关键剧情吗?】

【等等,邹少的兄弟?难不成是明旗房地产的那位二少?说起这个,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好像有传闻,明旗房地产的二少出去旅游遇上了泥石流……】

【泥石流?等会,你说的该不会是之前Y市那场地震引发的泥石流?】

【卧槽,如果是那场泥石流的话,大家可以去小叶子的账号,看她置顶的那条动态,绝对会大吃一惊。】

【你这么一说,突然……细思恐极!】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一眼望&由衷的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方添&狠砸了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声音:&说想你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女人,&迪吧!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头的女&也意识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