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陆静芸一扭头就瞅见叶婉汐一脸严肃认真的盯着离处,不由热切的问了句。“陆老师,你……”“叫我陆姨。”叶婉汐微怔,本来冷厉的双眸也柔和温暖了几分:“陆姨,帮我个忙。打电话报警,那边那两个是人贩子。”陆静芸吓一跳:“什么,人贩子?你确认吗“陆老师,你……”。...

“怎么了?”陆静芸一转头就瞧见叶婉汐一脸严肃的盯着不远处,不由得关切的问了句。

“陆老师,你……”

“叫我陆姨。”

叶婉汐微怔,原本冷厉的双眸也柔和了几分:“陆姨,帮我个忙。打电话报警,那边那两个是人贩子。”

陆静芸吓一跳:“什么,人贩子?你确定吗?”

叶婉汐刚想说话,吴芊芊突然从边上冒了出来,高声道:“什么人贩子?你该不会是还惦记着之前的事,想要随便指个人就说人家是人贩子吧?陆老师,别听她的,假报警可是要担责任的。”

吴芊芊这一叫,边上好几个人都看了过来。

叶婉汐脸一沉,担心打草惊蛇把人放跑,怒瞪了她一眼,一个翻身越过那几个筐便往那两人的方向跑去。

临走前还不忘丢下一句:“报警,出事我担着。”

陆静芸见状不再犹豫,转头冲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道:“把手机给我。”

“陆老师,你该不会……”吴芊芊还想说什么,却被陆静芸前所未有的冰冷神色吓住。

“滚。”

这是节目组的第二个老嘉宾对吴芊芊发火了,可这一次除了吴芊芊的粉丝外,没有一个人心疼她。

不为其他,就为了“人贩子”这三个字太敏感也太严重了。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事情,即便可能是误会,也不该袖手旁观。

更不要说,在几个小时前,他们才亲眼见过一个因为孩子被拐,精神失常的母亲。

陆静芸成功拿到手机的时候,叶婉汐已经三步并两步,一把抓住了那辆快速往前推的婴儿车。

“二位,孩子在哭,你们怎么也不抱出来哄哄?”

夫妻俩看着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愣了一下,镇定道:“孩子顽皮,为着我们不给买玩具跟我们闹脾气呢?”

“是吗?”叶婉汐挑了挑眉,“可他哭的这么伤心,我看着都心疼。要不你告诉我他想要哪个玩具,我买来送他怎么样?”

“这怎么能行?小姐,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我们不给孩子买是为他好,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男人面露苦恼,单看这表情说不定还真会以为这是个一心为孩子的好父亲。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叶婉汐。

“这真的是你们的孩子吗?”

“瞧你这话说的,不是我们的孩子,还能是别人的吗?”男人的眼底掠过一丝慌乱,却很快冷静下来,反过来指责叶婉汐,“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莫名其妙跑过来抓住我们的车不放,又说要给孩子买玩具,你该不会是想偷孩子吧?”

眼前的两人明显是老手,深谙越是人多越是不能慌的道理,指责起人来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叶婉汐用力将婴儿车往自己跟前一拉:“这些话,你还是留下来跟警察说吧。”

“警察?”两人脸色微变,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不远处便传来一声惊叫。

“拦住他们,他们是人贩子。”

“人贩子?人贩子在哪儿?谁是人贩子?”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有情&跟你连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什么?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 ,温媛&他辩解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 着满载&。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会儿才&淬了毒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 老板是&小五…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这话就&键,方

    这话就像是摁中了某个开关键,方添惨白着脸凑过来:“媛媛,这事不是……”

  • 赞叹:&“啧!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下笑出&“原来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