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陆静芸一时之间没反应时回来大叔这话的意思。“那孩子丢了,十年前丢的。”“丢了?怎么丢的?”本来还有些心有余悸的众人脸色微变,就连始终没怎么说过话的聂御阳拧起了眉头。“跟随外婆回去买东西,一后转身就看不见了,被拐子拐了。”车上的气氛登时变的有“那孩子丢了,十年前丢的。”。...

“什么?”陆静芸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叔这话的意思。

“那孩子丢了,十年前丢的。”

“丢了?怎么丢的?”

原本还有些心有余悸的众人脸色微变,就连一直没怎么说过话的聂御阳拧起了眉头。

“跟着外婆出去买东西,一转身就不见了,被拐子拐了。”

车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就连刚刚出来后就没忍住抱怨了好几句的吴芊芊这会也显得格外的沉默。

大叔却没有止住话头的意思:“你说这些人怎么就能这么丧良心呢?大明哥原本是我们村最好的一家,娶了秀华这个贤内助,家里买了车起了房,又生了个儿子,一家子和和美美。”

“就因为这事,车卖了,房子卖了,地卖了大半,还借了一屁股债,就为了能找到孩子。结果,这些钱就跟丢进了水里一样,连个响都没听着。”

“孩子外婆因为这事太内疚没两年就去了,据说走之前都还惦记着那孩子。秀华也变成了现在这样,有时候清醒,有时候就会像刚刚那样,到处找孩子,喊孩子的名字……”

大叔说完,不止是车上,连同直播间都是一静。

好一会儿,才间或有几条留言飘过。

【这是剧本吧,快告诉我是剧本,这肯定不是真的,怎么能这么可怜,呜呜呜……】

【就算是剧本,这个剧本也往我眼睛里面扔砖头了。呜呜呜,想到我老家附近的一个大叔,也是因为孩子丢了精神变得不正常,天天坐村口等儿子,还会给其他小孩子糖吃。】

【同一个小区的一个阿姨也是,孩子丢了差点想不开。虽然后来又生了一个孩子,但是偶尔还是会看到她坐在楼下的公园里面发呆,我妈说她以前经常带那个孩子在公园玩。】

【人贩子都应该下地狱,猪狗不如的东西!呜呜呜……】

直播间内哭成一片泪海,陆静芸等人的心情也很沉重。

“都是可怜人。”

而就在这时,吴芊芊突然转头看向叶婉汐:“网上不都在传你能掐会算,前途、姻缘什么都能算?怎么不帮人算算她儿子在哪?”

这话一出,众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了叶婉汐的身上。

叶婉汐挑了挑眉,没说话。

吴芊芊看叶婉汐不说话,便以为她这是怕了,憋了一天的气终于找到了宣泄的机会。

“看样子你这个大师也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神嘛。这点事都办不到,还是尽早改换路线别整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不然哪天真的翻车了,这面子上可不怎么好看。”

陆静芸等人上了年纪并不像年轻人那样天天上网,并不是很明白吴芊芊说的是什么。

饶是如此,他们也不喜欢吴芊芊这阴阳怪气挤兑人的语气。

刚准备说点什么,叶婉汐便开口了:“你怎么知道我办不到?”

“什么?”

叶婉汐抬眸看向吴芊芊,眼神中隐隐透着一丝清冷寒意与轻蔑的嘲讽:“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办不到?”

书评(210)

我要评论
  • 温媛如&人有孩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划到通&0xx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 意识的&知所措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欢喜的&么这么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事实摆&在眼前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 熟练的&方手机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小五…&公的小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听得&门外的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充道:&只是他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