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汐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刷的全较为集中了回来。陆静芸面露很好奇:“你家也养了猫?”“也不是猫,是兔子。”“兔子?是之后网上说的那只兔子?”相很起其他人来,王成文的消息还算很消息灵通的。早在节目组定了人选,便第一时间说了他,网上最近突然发生的事情他陆静芸面露好奇:“你家也养了猫?”。...

叶婉汐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刷的全集中了过来。

陆静芸面露好奇:“你家也养了猫?”

“不是猫,是兔子。”

“兔子?是之前网上说的那只兔子?”相比起其他人来,王成文的消息还算是比较灵通的。

早在节目组定下人选,便第一时间告诉了他,网上近来发生的事情他也有了大致的了解,自然知道叶婉汐说的是哪只兔子。

“那只兔子是你养的?”

“不是,不过以后可能偶尔会寄养在我这。”

陆静芸面露艳羡:“真好,我也想养兔子。”

“以后若是有机会,您可以上我家来看。它很乖的,不咬人。”

“可以吗?”

“当然可以。”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却因为有了共同的话题亲亲热热宛如好姐妹,跟在后面的吴芊芊气得牙都差点咬碎了。

叶婉汐等人今天负责的桃子林位于半山腰上,采摘倒是容易,难的是把它们从山上运下去。

桃子这东西又是易损物品,磕伤碰伤就很难卖上好价钱。

几个大男人一合计,决定让叶婉汐几人去摘桃子,他们几个先到附近农家借点趁手的工具,等她们摘完了他们再往下运。

饶是如此,吴芊芊依旧满肚子牢骚。

“摘什么不好,非要摘桃子,这么多毛一会过敏怎么办?”

叶婉汐二人瞥了她一眼,谁也没搭话。

叶婉汐摘了个桃子摸了摸,又凑近闻了闻,双眸微亮:“这桃子又红又大,结实又新鲜,肯定很好吃。”

陆静芸笑了:“我也这么觉得,还想着要是甜的话,回家的时候能买点带回去。”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

吴芊芊本就憋了一肚子气,看叶婉汐愈发不顺眼,干活的时候都不愿意跟她们两个凑在一块,自己找了棵远一些的树兀自摘了起来。

王成文等人借好工具回来的时候,叶婉汐二人这边已经摘了一筐,正在摘第二筐。

吴芊芊那边也摘了大半筐,只是凑近一看,几人都不由得蹙了蹙眉。

“芊芊,你这摘的都是什么?”

“桃子啊。”

“我当然知道是桃子,可是你这……”王成文指了指她的那筐,又指了指叶婉汐二人的那筐,“你看看你的,再看看她们的。”

吴芊芊顺着王成文指的方向看了两人那边一眼,两筐的区别一目了然,可她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这有什么,不就是绿了点吗?超市里面的桃子不也有红有绿吗?万一有的人不喜欢吃这么红的,我这不是正好吗?”

王成文听她死不悔改,也是被气到了:“摘之前我就强调过,这些桃子我们下午就得带去集市卖,今天那就得卖完,必须得是最新鲜,最大最红的那些。你是把我的话都当成耳旁风了是吧?”

“没错,超市里面的桃子确实是有红有绿,那是因为大多数桃子都不是当天摘当天卖,为了不让桃子在上市之前烂掉自然不能摘那些太熟的,可我们这些是马上就要卖出去的,这么绿谁会买?你是准备花个几小时给人表演现场催熟吗?”

书评(97)

我要评论
  • 打电话&了,你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读幼儿&婚前,

    大的孩子已经读幼儿园,说明早在他们结婚前,他就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 在门外&点,小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噗嗤一&你老公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眉,补&子。”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 的没有&做过任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关掉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