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汐来之后,高敏就把几个嘉宾的资料统统发了一份给她。面前这对五五十岁的夫妇,一个是书法协会的常驻会员,一个是影视学院曾的舞蹈老师。但是都不算圈内人,看上来也也不是很有钱的人的样子,可文化人的人脉从来不就也不是钱能衡量标准的。更不需要说,两人除了个被眼前这对五六十岁的夫妇,一个是书法协会的常驻会员,一个是影视学院曾经的舞蹈老师。。...

叶婉汐来之前,高敏就把几个嘉宾的资料全都发了一份给她。

眼前这对五六十岁的夫妇,一个是书法协会的常驻会员,一个是影视学院曾经的舞蹈老师。

虽然都不算是圈内人,看上去也不是很有钱的样子,可文化人的人脉从来就不是钱能够衡量的。

更不用说,两人还有个被誉为鬼才导演的儿子。

这位鬼才导演今年也不过二十出头,却没人敢因为年龄小看他。

因为他从来都只拍自己中意的题材,自己中意的剧本。

偏偏拍出来的电影,要嘛拿奖,要嘛票房爆棚,不然就是双丰收,从未有过例外。

这使得别的导演都是陪着笑脸到处拉投资商,他的本子还未开拍就有无数投资商(无数演员)捧着钱(不要钱)都想往他剧组里挤。

吴芊芊就是其中之一,她早期也是圈内实红的流量小花之一,演电视剧从来都是女一女二,大把资源任她挑。

可流量这玩意儿吃的就是青春饭,到了年纪就得转型,不然等待她的只有陨落一个下场。

吴芊芊早几年就开始有预谋开始转型了,可惜转了几年也没能顺利转过来。

这次她之所以那么痛快的接下这档综艺,就是冲着这两夫妻来的。

结果自己费尽心思讨好了三四期,两人始终对她礼貌疏离,冷淡得很。

这么个空降的小明星一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之前对自己不怎么理睬陆静芸也主动凑到她身边。

吴芊芊只觉得心头一团火越烧越旺,嫉妒与愤恨几乎烧尽了她的所有理智。

“艹什么吸宠人设,也不怕翻车。谁知道是不是身上带了什么猫薄荷之类哗众取宠的东西?”

某人阴阳怪气的嘲讽不见得有多大声,却足够在场所有人及直播间的观众们听个清楚。

现场的气氛瞬间凝滞了下来,就连小猫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停止了卖萌的叫唤。

直播间内的留言也在这一刻迎来了名副其实的井喷。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我最爱的综艺撕逼环节!没有撕逼的综艺还叫什么综艺?咱们节目之前就是太佛系了,现在好了,有两个能撕起来的人,一下就有了看点。撕撕撕,赶紧撕起来!】

【虽然我也觉得大魔王突然身娇体软易推倒不太科学,但是某人这话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们家芊芊只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过分耿直罢了。某作精粉这是被揭穿恼羞成怒了吗?这么着急跑出来跳脚黑人?】

【搞笑,这年头竟然还有把心机绿茶当耿直。在场那么多人,就你家正主最聪明最耿直,证据呢?没证据就在那恶意臆测别人,还说别人作精,我看你们家正主才是戏精,张口就来的恶毒戏精。】

【哦,这原来叫耿直。呵呵,同样的话送还给你们家,艹什么耿直人设,也不怕翻车。谁知道是不是脑子丢在家里忘记带出来张口就喷?】

叶婉汐这边都还没给出反应,直播间就已经撕得热火朝天了。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连原本&。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你别&些都是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的孩子&已经完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竹马十&商?”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刚响了&么这么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女人,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说,我&又想去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随手就&吃瓜群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