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弦时愣了下,刚很想说好好的的跑Z市出什么差,那边又也没什么大业务需老板亲手亲自出马。话到了嘴边,猛地忆起什么,硬生生的转了个弯:“Z市啊,Z市那边有个子公司,去年业绩还行,是得过去的瞧几眼,我这就安排好。”管弦时此话一出,立刻收获多自家老板这枚打赏的话到了嘴边,猛然想起什么,硬生生的转了个弯:“Z市啊,Z市那边有个子公司,今年业绩还行,是得过去瞧一眼,我这就安排。”。...

管弦时愣了下,刚想说好好的跑Z市出什么差,那边又没有什么大业务需要老板亲自出马。

话到了嘴边,猛然想起什么,硬生生的转了个弯:“Z市啊,Z市那边有个子公司,今年业绩还行,是得过去瞧一眼,我这就安排。”

管弦时此话一出,立马收获自家老板一枚赞赏的小眼神。

封天域摸着记仇不让碰的小兔子,嘴角微弯:“既然这么舍不得,就带你去找她好了。”

再一次亲眼目睹老板扣锅的管弦时:“……”是小兔子舍不得那小妖精吗?明明是老板你比较舍不得吧?

小兔子,你好冤!

Z市一个坐落在大山内的小乡村,伴随着竹林间鸟儿的蹄鸣,清晨的炊烟袅袅升起,

吴芊芊今天起得比其他人都要早,看了眼四周。

确定周围并没有摄像头后,不着痕迹的凑到不远处默默调音的聂御阳跟前:“唉,你听说了吗?今天咱们这要来新人了。”

聂御阳头都没抬,继续调试手中的吉他。

吴芊芊气得不行,说出的话格外刻薄:“哑巴也想唱歌,活该你糊。”

聂御阳按着琴弦的手顿了顿,依旧没抬头。

吴芊芊翻个白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人醒来之后没多久,屋子里的另几个人也陆续醒了。

叶婉汐到的时候,几人刚洗漱完毕,吃完早餐。

远远就瞧见一个穿着休闲T恤衫浅蓝色牛仔裤的女孩子,推着行李箱往他们这边走。

屏幕前蹲守在直播间内的观众瞬间炸开了锅。

【卧槽,怎么是她?叶作精!】

【这谁啊?看着挺年轻,长得还挺好看,也是明星?】

【禹盛旗下艺人叶婉汐,人送外号叶作精,迟到、耍大牌、轧戏、抢C无一不作,名副其实的圈内第一搅屎棍。】

【楼上还忘了一个,她公司最近又给她搞了个装神弄鬼的大师人设,看得人尴尬死了。节目组这是嫌弃嘉宾们都太佛了没话题,所以特意搞了个定时炸弹过来?】

【节目组是疯了吗?竟然把她请来了,不怕她作起来把节目组的摊都给掀了?】

叶婉汐参加的这档真人秀节目采取是多镜头现场直播的方式,每个嘉宾配备一个独立的摄像师,开设一个独立的直播间。

各个嘉宾的粉丝可以有选择性的进入自己喜欢的嘉宾直播间观看,每一期的时间分别为两天一夜。

等到直播拍摄完毕,节目组会有选择性的挑选各个嘉宾直播间内播放人数最高,比较有话题度的片段进行剪辑。

凑成一期放在官方的网站之上,方便那些不爱蹲直播的观众观看。

这样的规则就意味着有些嘉宾若是不能表现得亮眼些,最后成片出来的时候,说不定连他的脸都看不到,

叶婉汐并不知晓自己这一出场就引发了直播间的热议,推着行李箱走进这简单质朴的农家小院子,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人微微一笑。

“齐老师,陆老师,王老师,吴姐,聂哥,你们好,我是新来的嘉宾,我叫叶婉汐。”

书评(498)

我要评论
  • 的孩子&孩子?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你好样&着满载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电话才&?我刚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当然&陈老板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青梅&的投资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潜台词&方添结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什么?&?”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