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坐在叶婉汐手心,就像是找到了了大靠山,边蹬脚,边对着封天域已发出沙哑的咕噜声。叶婉汐怔了怔:“这是怎么了?”封天域淡定从容的瞥了它几眼,面不改色的颠倒黑白:“秋天到了,有点儿躁动不安。”“嗯?你是说……发I情期?它才太大,这么早就有发I情期了吗叶婉汐怔了怔:“这是怎么了?”。...

小兔子坐在叶婉汐手心,就像是找到了大靠山,一边蹬腿,一边对着封天域发出低沉的咕噜声。

叶婉汐怔了怔:“这是怎么了?”

封天域淡定的瞥了它一眼,面不改色的颠倒黑白:“春天到了,有点躁动。”

“嗯?你是说……发I情期?它才多大,这么早就有发I情期了吗?”

“嗯,很小就会。”

“这样啊。”叶婉汐没养过兔子,对这个还真不是很了解,但她下意识的认为大师兄不会骗她,也就信了。

小兔子告状不成还被扣下一顶大黑锅,气得呜呜直叫,挣扎着就要扑过去咬人。

叶婉汐险些抱不住它,惊慌道:“兔子发I情起来都这样吗?”

封天域的眼中尽是笑意,继续瞎掰:“嗯,喜欢咬人。”

“那现在怎么办?说起来,圆圆是公的还是母的?”叶婉汐说着就想把小兔子抱起来仔细瞧瞧。

“公的。”封天域的眼中划过一抹厉色,“回去就带它去绝育。”

“绝育?”叶婉汐惊呼出声,小兔子更是吓得浑身僵直。

妈的,这狗男人太狠了,竟然想让它断子绝孙,简直欺兔太甚!

“这会不会……太残忍了?”叶婉汐面露不忍,“没别的办法吗?”

“不绝育只能给它找只母兔子,兔子的繁育能力,你应该听说过。”

“……”

叶婉汐试着想象了一下自己被百来只兔子淹没的场景,生生打了个哆嗦。

“那还是绝育吧。”

原本还想着寻求庇护的小兔子瞬间石化了,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被这个狗男人一勾,立马就叛变了。

呵,人类!

成功把兔子欺负到当场自闭,转过身去拿pp对着自己,封天域眸光微闪,状若无意的问了句:“刚刚那个男人……”

叶婉汐一愣:“什么男人?”

“刚刚在停车场抓你手的那个。”

“哦,那个啊,是剧组新来的演员。”

封天域的眼中有什么在翻涌,叶婉汐却一无所觉。

“你们认识?”

“不算认识,今天第一次见,就说了三句话。”

“三句?”

“你好。有事?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噗嗤……”前方开车的管弦时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抱歉,刚看到有只袋鼠横穿马路,没忍住。”

“袋鼠?”叶婉汐四下看了看,自然什么也没看见,看向管弦时的目光登时多了几分同情。

小伙子人高马大挺帅气,就是眼神不大好。

封天域听完叶婉汐的解释,神色也柔和不少,叮嘱道:“下次再遇到这种莫名其妙拉你手的人,尤其是男人,能跑就跑,不能跑就打电话给我。”

叶婉汐眨了眨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大师兄这是把江少枫当坏人了。

“你误会了,他应该只是有事想找我帮忙,没别的意思。不过刚刚要不是圆圆突然跑出来,我原本也是准备走了的。”

叶婉汐说完还不忘替自己挽尊:“而且你放心,别看我这样,我很厉害的。像他那样的,我一个能打十个。他要真有什么坏心思,用不着你,我一个就能把他打趴下了。”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电话那&对劲,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滞,就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还不&婉汐放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惊叫&子?”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明早在&别的女

    大的孩子已经读幼儿园,说明早在他们结婚前,他就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 ?”温&全忘了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婉汐的&三年。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