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组这些人骂窦导“狡诈”的声音可不小,倘若换做平常,窦导当然给这些人穿小鞋。可这会他人逢喜事,听见这话不但不没不开心,还挺开心,会觉得自己啊慧眼识珠,赶在所有人之后抢先占领先机。这不,好运一下就来了。但是,他迅速就忆起了昨天剧组传了晚上的话,很紧张道可这会他人逢喜事,听到这话非但没生气,还挺高兴,觉得自己真是慧眼识珠,赶在所有人之前抢占先机。。...

剧组这些人骂窦导“奸诈”的声音可不小,若是换做平时,窦导肯定给这些人穿小鞋。

可这会他人逢喜事,听到这话非但没生气,还挺高兴,觉得自己真是慧眼识珠,赶在所有人之前抢占先机。

这不,好运一下就来了。

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今天剧组传了一天的话,紧张道:“小叶啊,你看我女儿怀上这一胎不容易,她这……”

“不用担心,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能保住。”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窦导微松了口气,但随即便想到前不久他女儿才提到最近公司有个项目着急完成,可能要加半个月到一个月的班。

现在知道她有孩子了,这班肯定是不能加了。

可要是不知道呢?刚他女儿也说了,要不是去做检查,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本来孕妇头三个月就比较危险,这半个月一个月的班加下去,这孩子还保得住?

这么一想,窦导冷汗都下来了,心中一阵后怕,对叶婉汐也更多了几分感激。

叶婉汐并不知道窦导内心的九转十八弯,揣着临走前窦导特意包的大红包,跟着高敏往停车场方向走,准备去赶今天晚上的飞机。

没想到,才刚走出停车场的电梯,就遇上了紧随其后的江少枫。

“你……”江少枫紧抓住叶婉汐的手,欲言又止。

叶婉汐看着都替他憋得慌,主动问了句:“有事?”

“我……”江少枫就跟卡机了的电脑一样,我半天蹦不出下个词。

就在叶婉汐耐心几乎告负之时,脚上熟悉的重量瞬间吸引了她的全部注意力。

“圆圆!”叶婉汐一把挣开江少枫的手,俯身将这只突然出现的小可爱抱了起来,“我的小宝贝啊,你怎么在这呢?你在这,是不是你的主人也在?还是你又离家出走了?”

小兔子熟练的蹭了蹭她的手,随即方才不情不愿的冲着不远处叫唤了两声。

叶婉汐双眸微亮:“你是说你主人也来了是吗?”

小兔子讨赏似的又蹭了她两下,叶婉汐大喜过望,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家大师兄主动过来找她了!

哪里还顾得上江少枫这根杵在跟前,半天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大柱子。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哎……”江少枫连拦都来不及,眼睁睁看着叶婉汐上了不远处的一辆车,扬长而去。

叶婉汐一上车,便亮着双眼欢快道:“你怎么来了?”

“圆圆想你了,闹着要见你。”

小兔子被叶婉汐抱在怀里,气愤的喷了口气,默默背起这口锅。

虽然它确实也想了,但是最想的那个明明是主人!

叶婉汐倒是没多想,抱着小兔子狠rua了一把:“我也想它了,之前走得太匆忙都忘记跟它道别了。本来以为还得过几天才能再见面,没想到今天就又见面了。”

听到叶婉汐提前之前,小兔子顿时又不高兴了。

上次,没错就是上次,主人这个大坏蛋走了都没叫它,把它丢在别人家吹了半个晚上的冷风,气死兔了!

书评(95)

我要评论
  • 人’,&跟你连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头的女&对劲,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媛媛&婉汐放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底慌了&。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她跟&婚不到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