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一瞬间被惹怒,边喷气式,边嘶嘶叫,四只后腿更是蓄力蓄势待发,恨严禁立刻扑上来咬上一口。管弦时望着这一幕,嘴角微抽,只会觉得说不出的怪异。前天从萧家回去后,他就领了个临时任务,去查前天那个生扑过他们家老板的女人。结果不查还好,这一查,意外发现那管弦时看着这一幕,嘴角微抽,只觉得说不出的诡异。。...

小兔子瞬间被激怒,一边喷气,一边嘶嘶叫,两只后腿更是蓄势待发,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咬上一口。

管弦时看着这一幕,嘴角微抽,只觉得说不出的诡异。

昨天从萧家回来之后,他就领了个临时任务,去查昨天那个生扑过他们家老板的女人。

结果不查还好,这一查,发现那女人竟然是个小明星,还是个臭名昭著,黑料一大堆的小明星。

管弦时对叶婉汐的印象瞬间从小妖精,进化成了贪慕虚荣,有目的接近他们家老板的心机婊。

为了揭穿这小妖精的真面目,管弦时连夜收集了叶婉汐进圈这几年的所有黑料,一股脑放到了封天域跟前。

万万没想到,封天域看到这些东西,脸色都没变,只说了一句:“不是她。”

管弦时:“……”完蛋了,老板已经被那小妖精迷得神魂颠倒,就连摆在眼前的证据都不信了。

这也就罢了,管弦时紧接着就接到了自己的第二个任务,让人澄清叶婉汐手上的那只不是猫,而是兔子。

没错,那则突然出现的视频,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路人偶然拍摄所得,而是管弦时连夜恢复当时大厅内的监控,费了老大劲还原出来的。

最气人的是,还原后,大老板还有要求:侧面出镜,不能有正面。

就为了这个奇葩要求,管弦时硬是一帧帧剪了半天,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窒息。

接连的折磨,让管弦时对小妖精的魅力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看向小兔子的目光也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家主人都快被拐跑了,你不帮着拉一把也就算了,竟然还率先叛变!

封天域可不知道自家首席秘书内心的纠结,面对小兔子的气愤抓狂,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继续挑衅。

“生气也没用,她不可能变成你的。”

被惹急了的小兔子终于忍无可忍,后腿用力往前一蹬,直扑封天域,张开它那三瓣嘴就要往封天域的手上咬。

封天域早有准备,反手一拍,就地镇压。

管弦时:“……”太惨了,他都不忍心看。

“还咬人吗?再敢咬人就这么趴着,上班多久,你就趴多久。”

“……”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果然是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老板之前多宠这只兔子啊!

小兔子闻言浑身一抖,果然没再挣扎。

封天域顺势将手收了回来,小兔子从桌上爬起来,转身一屁股坐下来,背对着他,不再理他了。

封天域也不惯着它,用笔尾轻戳了它两下:“想她了?”

小兔子往边上挪了挪,依旧不理他。

又一戳:“带你去找她好不好?”

兔子耳朵一动,却还是没有动。

再戳:“你要是不去,我可就自己去了。”

兔子毛一竖,又很快恢复平静。

“既然这样,我就自己去了。”

封天域作势起身,小兔子终于忍不住了,一个转身精准扑进他怀里。

“咕咕……咕咕……”要去要去,别想丢下我!

封天域眼眸微垂,伸手撸了把兔脑袋:“我就知道。”你跟我一样喜欢她。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当然&…”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底慌了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什么?&得人的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 &一跤的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由得发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在门外&知所措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挑了挑&“媛媛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 大的孩&他们结

    大的孩子已经读幼儿园,说明早在他们结婚前,他就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 汐,眼&一样。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