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在医院被提走的事情也可以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安娜的经纪人乃至于公司就算想瞒都瞒忍不住。高敏明白这件事的时候很是惊诧:“怎么还进来了?么是所以虐猫?可这之后也没据说谁所以虐猫被关进来了呀?”“不见得是所以这个。”“那还能是……”高敏到了嘴边的高敏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很是诧异:“怎么还进去了?难道是因为虐猫?可这之前也没听说谁因为虐猫被关进去了呀?”。...

安娜在医院被提走的事情可以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安娜的经纪人乃至公司就算是想瞒都瞒不住。

高敏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很是诧异:“怎么还进去了?难道是因为虐猫?可这之前也没听说谁因为虐猫被关进去了呀?”

“未必是因为这个。”

“那还能是……”高敏到了嘴边的话猛的一顿,转头看向叶婉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被抓自然有她被抓的道理,我们要相信警察叔叔一定会秉公执法,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高敏被叶婉汐这番义正言辞的话给震住了,半晌才摸着下巴沉吟道:“也对,她跟她那个经纪人贼眉鼠眼,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进去也是正常的。只是……”

高敏一脸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家艺人:“未免太凑巧了。她才刚对咱们使坏,后脚就……倒霉了。”

叶婉汐但笑不语,都欺负到她头上了,能不倒霉吗?

她乐意,天道也不乐意啊。

“你知道,有什么短期内来钱快的法子吗?”

她的名声到底还没能打响,那些个来找她帮忙的,大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她也不好昧着良心跟人要高价。

想来想去,还是得另外找个办法赚钱才行。

“你最近掉钱眼里的啊?张口闭口都是钱。”

叶婉汐撇了撇嘴,有点小委屈。

没办法,她现在实在是太穷了,一屁股债还没还完不说,还得攒钱买药材给她大师兄补身体。

她家大师兄是神魂缺了几块,蕴养所需的药材自然也极其珍贵,不用想也知道这又是一笔非常大的开销。

要是她前世那个储物戒也跟着她一块回来就好了,那里面可是藏着师父师兄师姐们送她的各式珍宝,随便丢出去一件都价值连城。

她这一死,也不知道便宜了谁。

“你就说有还是没有吧。”

“有倒是有,最近有几家综艺都主动递了邀请函过来,邀请你去做飞行嘉宾。不过这些综艺要嘛开的价很低,要嘛就是题材比较……敏I感。只有一档开的价还算靠谱,题材也比较合适,最重要的是这档综艺最近还挺火,去了表现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给你吸一波粉。”

“那就选这家,接!”

“你确定?”

“嗯?”

“哪怕是到农村体验生活,种地,捉鱼……养猪?”

养猪?叶婉汐瞳孔剧震,现在的综艺都这么接地气的吗?

叶婉汐这边心心念念想着多赚钱给自家大师兄买药补身体,殊不知,她家大师兄这会也正想着她。

诺大的办公桌上,一只正使劲扒拉着面前竖着的小平板,在看清上面的照片之后欢快的蹦过来蹦过去,间或发出呜呜的叫声,别提多高兴了。

封天域瞥了一眼平板上的照片,唇角微扬,伸出手指头往上面一戳,平板啪嗒一下被摁倒在桌面上,上面的图片也被封天域的手遮住了大半。

“咕咕……呲呲!!!”小兔子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不停喷气。

“喜欢?”封天域挑衅的睨了它一眼,“我的。”

书评(151)

我要评论
  • ,这怕&迪吧!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打懵了&神就跟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 些都是&事情。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的了,&有别的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服要追&忘冲叶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