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这些营销号要嘛装晕究竟,要嘛直接把之后发的新闻删了,装做什么也没突然发生,妥妥的做贼心虚。到了这地步,那些之后除了心揪着这事不放的人也也不是傻子,哪里还看不出这里头的猫腻?也没人不愿意被人当猴耍,就算职黑也像。当年这则通稿发出的时候,某到了这地步,那些之前还有心揪着这事不放的人也不是傻子,哪里还看不出这里头的猫腻?。...

结果,这些营销号要嘛装死到底,要嘛直接把之前发的新闻删了,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妥妥的做贼心虚。

到了这地步,那些之前还有心揪着这事不放的人也不是傻子,哪里还看不出这里头的猫腻?

没有人愿意被人当猴耍,就算是职黑也一样。

当初这则通稿发出来的时候,某人经纪人可是似是而非的发了条新动态,收获了一波同情之外也为这场单方面的网暴添了把火。

如今翻车了,这些人也清楚这背后肯定少不了某人的杰作。

原本就因为虐猫事件被锤得死死的安娜再一次被网友挖坟,彻底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当事人正在医院里面大发雷霆:“没用,都是些没用的垃圾。不过是只猫抓出来的爪痕,竟然告诉我会留疤,就这么点小伤,竟然会留疤。庸医,都是庸医。还有那只小畜生,那时候我就该把它从楼上直接扔下去!”

安娜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狰狞,她的经纪人站在边上脸色也很不好看,却没有像平常那样安慰她。

只在她发泄完了之后才幽幽说了句:“你消停点吧,还嫌自己现在的热度不够大吗?”

安娜面上的神情微僵,色厉内茬道:“不过是虐几只猫罢了,又不是吸I毒潜规则,等过段时间他们就忘了。”

“没那么简单,你买通稿往叶婉汐身上泼脏水的事被人挖出来了。”

“什么?”安娜吃了一惊,“好端端的怎么会被查出来?”

经纪人将手机递给她,让她自己看。

“我早跟你说过,不要去招惹叶婉汐,不要去招惹叶婉汐,你非不听。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时候名声有多臭,自己就能把自己作死了。你还非要上赶着踩一脚,现在好了,把自己都陷进去了。”

安娜看着自己账号底下那些诅咒羞辱的话语,一些账号ID她还曾经在自己的粉丝群里面见过,心头一阵火气,却又止不住的恐慌。

“张总呢?张总呢?张总不是说了不让公司的公关部配合叶婉汐跟她经纪人澄清吗?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就没人警告警告她们吗?”

“警告?原本就是我们的把柄捏在别人手里,你拿什么去警告人家?张总?张总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自身难保?他怎么了?”

“不清楚,小林刚给我打电话,说今天一早张总没去公司,没多久就有警察上门让他们配合调查,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这么兴师动众……”

经纪人后面的话安娜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她这会已经彻底慌了,脑子里面一团乱麻。

而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

“安小姐是吧?这边有一起案件需要您配合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

安娜的耳朵嗡的一下,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昏过去之前,她的脑海里不知怎的突然浮现出了当日叶婉汐临走前对她说的那句话。

“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她,后悔了!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人有孩&子?”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像是摁&添惨白

    这话就像是摁中了某个开关键,方添惨白着脸凑过来:“媛媛,这事不是……”

  • &点开对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说,我&方添彻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叶婉汐&下笑出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有别的&孩子?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哪里还&他辩解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 方添结&三年。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出一声&还真不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