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师,你救救我我兄弟,其他人是生是死,不管怎么说都找到了了,就他还踪迹未明,他家里人现在的都快急疯了!”叶婉汐眉峰微拧,事发现场迄今了过了差不多四个小时了,还也没找到了,怕是了是凶多吉少了。对方恐怕也明白这一点,来找她但是是把她当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对方估计也知道这一点,来找她不过是把她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姑且一试罢了。。...

“对!大师,你救救我兄弟,其他人是生是死,好歹都找到了,就他还下落不明,他家里人现在都快急疯了!”

叶婉汐眉峰微拧,事发至今已经过了差不多十个小时了,还没有找到,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对方估计也知道这一点,来找她不过是把她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姑且一试罢了。

“你先发一张他的照片给我。要原照,不要p图不要美颜那种。”

“好好好,我这没有,我找他家里人要一张,您先等会。”

“嗯。”

叶婉汐等了大概五分钟,对方才发过来一张证件照。

“这个可以吗?”

“可以。”

叶婉汐点开放大仔细看了一会,微松了口气。

“还活着。”

“真的?”邹邗铭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

“嗯,不过生命线有点弱,可能受伤了,得抓紧时间救援。你兄弟叫什么名字?”

“向霖笙,我兄弟叫向霖笙!”

“向霖笙?”雨下有木,竹处逢生。

叶婉汐低声呢喃了两句,马上给出讯息。

“让人查查那条河沿途有没有竹林之类的地方,仔细找找。”

“好,我马上就去。报酬我一会打给您,您看要多少。”

“你看着给,不急,救人要紧。”

叶婉汐倒是不担心这人赖账,之前请她算过的几个人中,不乏亲身验证过才又跑来给钱的。

真要敢赖她的账,可得做好倒霉老长一阵子的准备。

对方没再回复,估计是联络救援队找人去了。

叶婉汐也没在意,随即选了两个人算好后就准备睡了。

不过睡之前,她把从封天域那边拿到的名片又拿出来看了一眼,摸着上面的烫金字体,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叶婉汐是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醒来的。

刚一开门便对上了她挂着两个黑眼圈,激动不已的脸。

“你这脸怎么样了?一晚上没睡?”

“还睡什么呀?昨晚网上都炸锅了。你之前挂微博上的那几条预言……”

“证实了。”

“你已经知道了?”

“嗯。昨天有个网友跑来找我,说他朋友被洪水卷走了,问我知不知道人在哪。”

高敏面上的神情猝然僵住:“什么?那你给他算了?”

“算了。”

“那他那个朋友……”

“不知道,估计救回来了吧。”

高敏一脸遗憾:“唉,到现在还一点风声都没有,要不是没救回来,就是救回来了不想让人知道。”

“你这错过了一个亿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还想用这事给我炒热度,不怕被那些个网友骂吃人血馒头啊?”

“这怎么能说是吃人血馒头呢?要是对方真听你的话,把人救回来了,不正说明你算得准吗?多好的玄学人设啊!”

叶婉汐挑了挑眉,直觉不太妙:“别怪我没提醒你,别给我整那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人设,到时候翻车可就尴尬了。”

“你这个人设,还会翻车?”

“那可不一定。我们要相信科学,跟我一起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

高敏:“……”我信你个鬼!

书评(319)

我要评论
  • 先一步&。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已经完&孩子?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有情&有了,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女人,&已经不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方添被&打懵了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 ,媛媛&。”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键,方&不是…

    这话就像是摁中了某个开关键,方添惨白着脸凑过来:“媛媛,这事不是……”

  • 做的那&?”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