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很不喜欢那位叶小姐?”管弦时玻璃窗后视镜看了几眼后车座自打下车就没曾说一句话的男人,犹疑片刻但是将这话问出了口。男人也没说话的,更有甚者族诛的位置都未曾有过一丝变动。就在管弦时我以为他会张口之时,忽听得后车座低应了一声:“嗯。”车内的气氛因男人没有说话,甚至连坐的位置都不曾有过一丝变动。。...

“老板……很喜欢那位叶小姐?”

管弦时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车座自打上车就没说过一句话的男人,踌躇片刻还是将这话问出了口。

男人没有说话,甚至连坐的位置都不曾有过一丝变动。

就在管弦时以为他不会开口之时,忽听得后车座低应了一声:“嗯。”

车内的气氛因着这简短的一个字,突然变得微妙了起来。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管弦时浑身一震,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极有可能影响到老板未来的幸福,他仔细斟酌了好半晌才道:“应该算是,信的吧。”

“这个……有些人或许,就是前世有缘。见到的第一眼就觉得对方很熟悉,很喜欢,很想把对方据为己有。”

封天域微低着头,回忆叶婉汐的样子,若有所思。

管弦时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我有个堂哥就是这样的,他当年对我堂嫂就是一见钟情。就他的说法,他见我堂嫂的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他命中注定要过一辈子的人,从那之后他就每天给她送好吃的,送饭送水送花,一直送到我堂嫂心软答应跟他在一起为止。”

“我堂嫂当时还是学校里面有名的校花,追求者不计其数,没想到最后还真就叫我堂哥给追上了。两人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别提多幸福了。”

管弦时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一不小心说太多了,脸色刷的一白,小心翼翼往车后看去。

却发现,封天域此刻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他身上。

第一眼就觉得对方很熟悉,很喜欢,很想把对方据为己有吗?

封天域从未想过这样的情绪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从出生起,他便对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归属感。

医生断言他活不过三十岁,封天域也并不是很在意。

他总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块不完整的拼图,零零散散拼到最后却发现这份拼图里面最重要的一部分丢了,不知道被他丢到哪去了。

可现在他总觉得,自己可能找到那块丢失许久的拼图了。

她说,她终于找到自己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也终于找到她了?

“圆圆?”

当初为什么给那只小兔子起这个名字,封天域已经忘了。

可如今,咀嚼着这两个字,心口却止不住的隐隐作痛。

他总觉得,他好像忘记了什么特别重要又特别让人绝望的事情,而这一切的答案或许就在那个人身上。

沉浸在莫名思绪中的封天域,根本不曾发现,他所忘记的事情可不仅仅只有叶婉汐。

萧家别墅的小花园,一簇花丛突然剧烈抖动了几下,钻出一只浑身雪白的小兔子。

小兔子用力抖掉身上粘的树叶,开始四处嗅闻。

在发现附近根本找不到自己熟悉的气味后浑身一僵,慌乱的不停叫唤起来。

“咕咕……咕咕……”

可惜,它的声音本来就小,再加上那些可能会找它的人这会都已经走了,以至于它叫了半天都没应。

恰在这时,一阵冷风呼啸而过,吹扁它那一身白毛,莫名萧瑟。

“咕咕!!!”

书评(335)

我要评论
  • 有孩子&别的女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叶婉汐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 ?”温&什么来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一声就&?我刚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