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叶婉汐之所以如此确定,是因为她在抱着封天域哭的时候,就试着用神识探过他的魂魄。彻底确认了他的身份,却也发现自家大师兄的魂魄竟然是缺失的。魂魄缺失可不是小事,轻...

“不是。”

叶婉汐之所以如此确定,是因为她在抱着封天域哭的时候,就试着用神识探过他的魂魄。

彻底确认了他的身份,却也发现自家大师兄的魂魄竟然是缺失的。

魂魄缺失可不是小事,轻则病痛缠身,重则痴傻丧命。

怪不得他看上去那么憔悴,气息那么弱。

再者,对于封天域可能投胎转世对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叶婉汐早就有心理准备。

只是突然遇见太过激动,才不免情绪失控,不管不顾冲过去抱她。

可饶是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她扑过去的一刹,他也没有推开她。

甚至于在她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他也还是会主动站出来护着她,就像前世一样。

一想到这,叶婉汐的眼眶便止不住的红了。

这一幕落在高敏眼里,却是叫她误会了。

这傻孩子,还失忆?那个男人对她的态度明显不对劲。

要真失忆了,一个大男人突然被个陌生女孩生扑会躲都不躲,还迁就着让她腻腻歪歪黏了一路。

最后甚至还主动给了她名片,让她上公司找他?

明摆着就是见色起意,对她家白菜有企图!

高敏已经脑补出了一出渣男骗的妙龄少女芳心又将其抛弃,几年后重逢谎称失忆,使得少女心软复又骗得少女芳心的狗血大剧。

瞧那帅哥人模狗样,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人!

单方面将男方定了罪的高敏已经默默在心里盘算着防狼一百零八式。

“行了行了,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反正你本事大,他要真敢骗你,你就像刚刚在萧家那样,画个符诅咒他,让他倒霉!”

高敏好奇的凑过来问了句:“有这样的符吗?”

叶婉汐顿时破涕为笑:“有。”

“真的有啊!”高敏双眸微亮,“那要不你回去也给我画几张,我拿去贴贴公司那些拜高踩低的势利鬼。”

叶婉汐吸了吸鼻子,白了她一眼:“这种东西不能随便贴,会担因果。”

高敏秒焉:“那算了。”

叶婉汐看她这样,忍不住笑了:“不过,我可以帮你画张转运符,让你转转运。顺便把那些心怀不轨,想找你麻烦的人的恶意转回去,让他们自食恶果。”

主动害人要不得,但如果是对方先动的手,可就怪不得她们了。

“还有这样的好东西!”高敏瞬间满血复活。

“要不要?”

“要要要。”这样的好东西不要是傻子,她才不傻!

“现在还觉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是在骗你?”

“不不不,我信了,我早就信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我保证,从今往后,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信,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牢牢的!”

叶婉汐噗嗤一声笑了:“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我就勉为其难原谅你吧。”

“那刚说的那个符……”

“等回去买了朱砂跟符纸就给你画。”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

“现在?一会不是还有通告吗?现在去不会来不及吗?”

“……”完了,她都忘记这一茬了,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得给它填上!她现在要上哪给她整一个通告去!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好,&狠砸了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你别&”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还真不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什么?&怕自己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 陈老板&个江老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同时,&讯录。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花心了&不是个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早给我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叶婉汐&随手就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