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域的脑子所以叶婉汐的突然凑到有过一刹的空白,反应时回来后,双眸微垂:“用不着他。”“什么?”“你想找人帮着,用不着他。”叶婉汐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我要不然想找人帮着也可以找你,用不着他?”封天域没说话的,在叶婉汐眼里了算缺省。“但是有“什么?”。...

封天域的脑子因为叶婉汐的突然凑近有过一瞬的空白,反应过来后,双眸微垂:“用不着他。”

“什么?”

“你想要找人帮忙,用不着他。”

叶婉汐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我要是想找人帮忙可以找你,用不着他?”

封天域没说话,在叶婉汐眼里已经算是默认。

“可是有些事情,他能帮,你手下的人却未必帮得上。”

封天域蹙了蹙眉,依旧没说话。

叶婉汐却敏锐的感觉到了他在生气,转了转眼珠子,主动问了句:“怕我被骗?”

封天域看了她一眼,好似在说:“你难道不容易被骗?”

叶婉汐轻咳一声,顺势挽住封天域的手,嘿嘿笑道:“这不是还有你吗?他要是骗我,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嗯。”

“那不就得了?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管弦时:“……”小妖精段位太高了,才见面第一天就这么会撒娇,老板根本顶不住啊!

邹远鹤:“……”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开放的吗?没眼看没眼看。

高敏:“……”

叶婉汐最后还是在众人一言难尽的目光下加了邹远鹤的联络方式。

可怜这位年纪也一大把了的老人家,被年轻人硬生生塞了好几口狗粮。

刚把联系方式加完,立马识趣的告辞,走得跟他来时一样匆忙,活像是背后有狗在撵他。

高敏这会也是内心一万个问号在不停旋转,犹豫片刻,还是硬着头皮撒了个谎:“婉汐,咱们一会还有个通告要赶,该回去了。”

管弦时也适时的插了句:“老板,一个小时后,您有个合作要谈。”

叶婉汐面上的笑容僵了僵,看了眼好不容易找到的人,还是默默把手收了回去:“你先去忙吧,我……我也要走了。”

胳膊上的重量突然没了,封天域心中竟有点微妙的怅然若失。

等他反应过来之时,他的手已经先一步递了出去。

“这是什么?”

“我的名片。”

“名片?”叶婉汐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发现上面除了名字与电话号之外,还有个地址。

“这是你工作的地方?”

“嗯。”

“那我可以去找你吗?”

“可以。”封天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随时都行。”

叶婉汐的脸上重新浮起笑容:“好。”

高敏说的通告不过是个借口,管弦时说的合作却是确有其事。

两人前脚刚一走,后脚高敏便把叶婉汐拖进了车里。

“说吧,坦白从宽,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是第一次见面?不对,如果是第一次见面,你怎么会画他的画像?你该不会是偷偷暗恋人家吧?”

叶婉汐才刚坐稳就被高敏这连环炮似的发问给怼懵了,好一会儿方才抽着嘴角道:“你瞎想什么呢!我跟他当然不是第一次见面。”

“不是第一次见面,他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说起这个,叶婉汐便有那么一点微妙的小失落:“他好像暂时忘记我了。”

“暂时忘记你?失忆了?”

“……嗯。”

高敏面露警惕:“你确定他是真的失忆,不是在骗你?”

书评(390)

我要评论
  • 忙捡衣&“你给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那这个&叶婉汐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 点开对&方手机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头的女&试探的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这么&事都被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