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远鹤还真没需考虑过这个,怔愣之后修心养性一想,就明白了这事十有八九是没希望了。面上禁忍不住露着些许伤感,但迅速的他便又振作出来了出来。“那就如此,倒不如加个联系方式,以后我倘若有不明白了的地方,也可以问叶小友吗?毕竟,也不是白问,叶小友倘若有什么需我帮着的,也面上禁不住露出些许失落,但很快的他便又振作了起来。。...

邹远鹤还真没考虑过这个,怔愣过后静心一想,就知道这事十有八九是没戏了。

面上禁不住露出些许失落,但很快的他便又振作了起来。

“既然如此,不如加个联系方式,以后我若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叶小友吗?当然,不是白问,叶小友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也大可找我。”

叶婉汐听到最后道真有些动心了,眼前之人虽然有点不靠谱,却也看得出是受过正统的道家传承,人品上也没什么大问题。

最重要的是,那个封朗之前提到过他是正经道观出来的人,在这界好像还有些名气。

保不准,今后还真有请他帮忙的一天,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

封天域见叶婉汐意动,眉峰微拧,低声道:“不要随便加陌生人。”

说完又觉得自己说话的语气太强硬,忙又解释了一句:“小心被骗。”

被人身攻击为骗子的邹远鹤:“……”虽然你说话很小声,但我还是听到了!

叶婉汐也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大师兄这是还把她当小孩子,生怕她被人骗。

“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你好像是那位……刚刚那个被丢出去的讨厌鬼叫什么来着?”

“封朗。”

“他也姓封?”叶婉汐愣了下,“他跟你也是亲戚?”

封天域眸光微闪,只回了句:“没有血缘关系。”

懂了,没有血缘,关系还不怎么好的亲戚。

叶婉汐再次在心里给某人打了个大大的叉:“你是封朗找来的。刚刚应该也看到了,那家伙跟我也算是结了仇了。谁知道你刚刚说的那些是真的还是假的,万一你跟他是一伙的,联起手来骗我……”

邹远鹤急了:“我虽然是他找来的,可我跟他真的就只是雇佣关系。现在萧家的事情已经由叶小姐接手,我跟他的交易也算是结束了。今后也绝对不会再跟他有所往来,叶小姐若只是因为这个便质疑我的人品,那我真的很冤枉。”

邹远鹤说得真诚,却到底没躲过封天域轻飘飘的一记补刀:“你抢了他的生意。”

邹远鹤:“……”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个小伙子在针对我!

管弦时:“……”为啥觉得自家老板身上弥漫着一股子当代“老阴阳师”的气息,他该不会是在……吃醋吧吃醋吧吃醋吧!

叶婉汐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邹远鹤便已经先一步开口为自己辩白了:“没有没有,是我学艺不精,险些着了道,更别提解决这事了,所以不存在抢不抢的问题。反之,叶小姐刚刚救了我一命,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只是单纯的想跟救命恩人留个联系方式,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叶婉汐看他说得真诚,一个四十出头的长辈,急得汗都出来了,也着实有些不忍。

遂捅了捅身边之人,小声征询他的意见:“他是道门中人,以后有什么事,说不定还能使唤他帮忙。要不,就加一下?”

一个不小心又听了个正着的邹远鹤:“……”感情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呢!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几年的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等不到&喊了几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狠砸了&手机转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当然&三,这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道:“&么?孩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媛这会&自己之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事实摆&一巴掌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