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汐并不懂众人此刻内心的纠结了,及时补充道:“她这边没出事了,盗取她龙气的那个人也会受影响。到时候说没准会派人回来试探性虚实,到时候……”“明白了了。谢谢您,真的谢谢您……”“不需要这么客套,真要谢也等孩子真正的脱身再来。”“好好的好。”两夫妻这些天来神经紧绷“明白了。谢谢,真的谢谢……”。...

叶婉汐并不懂众人此刻内心的纠结,补充道:“她这边没出事,窃取她气运的那个人也会受影响。到时候说不定会派人过来试探虚实,到时候……”

“明白了。谢谢,真的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真要谢也等孩子真正脱困再来。”

“好好好。”两夫妻这些天来神经紧绷,提心吊胆,生怕一个没看住孩子就没了。

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些许曙光,简直都要喜极而泣了。

叶婉汐又去看了眼孩子,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离开萧家。

萧家夫妇十分热情的将他们送到大门口,叶婉汐这才有时间跟封天域独处。

她紧盯着封天域的眼睛,微微笑道:“我姓叶,叫婉汐,小名圆圆,你有印象吗?”

高敏跟在两人身后,默默当个隐形人。

听到这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圆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小名叫圆圆?

封天域听到“圆圆”二字,挑了挑眉,没说话。

叶婉汐久久没有得到答案,眼底掠过一丝失落,却又很快振作起来:“没印象也没关系,现在有印象了吗?”

“嗯。”

“那你呢?”

“你叫什么名字?我都告诉你我叫什么了,你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管弦时解决完封朗回来,就听到这句话,脚下一滑,险些跌进一旁的绿化丛里。

搞半天不是金屋藏娇,这两人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吗?真是……城会玩!

“封,我叫封天域。”

叶婉汐紧绷的神经,因为这三个字彻底松懈了下来。

真好,她还是前世的小师妹,而大师兄也还是前世的大师兄。

“很好听。”

封天域愣了一下,面上掠过一丝别扭:“你也是。”

“噗嗤……”这什么该死的直男系回答?大老板谈起恋爱来原来是……这个画风的吗?

就在两人间的气氛开始渐渐不对劲起来时,一道声音突兀响起:“小友,小友……”

叶婉汐循声望去,封天域面色微沉。

邹远鹤穿着一身道袍还跑得极快,片刻功夫就到了两人跟前。

“我姓叶。”

“叶小友。”邹远鹤满面喜色,“方才在萧家多谢叶小友相助。说来惭愧,叶小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道行,我虽比叶小友年长些却只学了些皮毛,难登大雅之堂。想来叶小友的师父定是位当世大能,不知叶小友能否透露一二,说不定我曾耳闻过先师大名。”

“我师父不是什么大能,也没什么名气。在外闲云野鹤惯了,也不大喜欢徒弟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所以,抱歉,我不能告诉你。”

“是我唐突了。”邹远鹤并不气馁,“我观叶小友刚才所用功法,似乎是我道家术法。只可惜,我当时被煞气缠身,没能看个分明,不知改日叶小友上门帮萧家小姐解除那换运之术时,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到场旁观一下?”

这才是邹远鹤厚着脸皮追上来的真正目的。

叶婉汐看了他一眼,想到他那半吊子实力,轻咳一声道:“我倒是不介意,萧先生跟萧夫人愿不愿意女儿被人围观,我就不清楚了。”

书评(136)

我要评论
  • “媛媛&投资商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底慌了&温媛抢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已经完&孩子?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连原本&也都下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陈老板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你好样&。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潜台词&方添结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温媛&给了他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