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刚沏好茶端上桌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吓得差点儿把茶杯弄翻:“先生,夫人,也不是我,真的也不是我。我没做这样的事,你们我相信我,我在萧家这么多年,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都很清楚。我也可以立誓,我肯定不可能会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保姆说着,萧家夫妇还没来及说保姆说完,萧家夫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封朗便已经先一步阴阳怪气道:“那可不一定。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有些人,为了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保姆刚沏好茶端上桌就听到这么一句话,吓得差点把茶杯打翻:“先生,夫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做这样的事,你们相信我,我在萧家这么多年,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都清楚。我可以发誓,我绝对不可能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

保姆说完,萧家夫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封朗便已经先一步阴阳怪气道:“那可不一定。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有些人,为了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他这一说,保姆的脸都绿了,周围众人的神色也很是微妙。

“不是她。”叶婉汐上下打量了一番,没在保姆身上看过关于此事的因果线。

保姆怔了怔,看向叶婉汐的目光中满含感激。

封朗脸色铁青:“你说不是就不是,有证据吗?你该不会跟这女人是同伙吧。”

此话一出,周围人都跟看傻子似的看他,叶婉汐更是直接无视他。

“不是她,再找找别的人,最好是在茜茜第一次出现异样之前跟她接触过的人。”

“好。”

得知保姆并不是“嫌疑人”,两夫妇也松了口气。

这个保姆在他们家干了十多年,他们心里早就把她当做家里人了。

要真是她,不止是他们,孩子恐怕也得伤心死了。

封朗见叶婉汐竟然如此堂而皇之的无视他,积攒了一天的怨气终于还是爆发了。

“喂,你这个臭婊I子,我跟你说话呢!给脸不要脸,你这个……”

叶婉汐起初还把他的话当狗叫,谁曾想他越骂越过分,心里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火气:“关你屁事,我……”

话还未说完,手就被握住了。

封天域不知何时出现在叶婉汐的身旁,看向封朗的目光活像是在看一个死人:“滚。”

萧夫人对封朗本就没什么好印象,这会更是忍无可忍,指着他大吼道:“把他赶出去,我们家不欢迎这样的人。”

“我这就让保安过来把他拉走。”保姆转身就要去找电话。

“你们……唔……”封朗气疯了,刚想再骂,手就被扭到了身后,嘴巴也被堵住了。

“叫保安太慢了,我就这把他丢出去。”管弦时接收到大老板的示意,手脚麻利的提溜着封朗,直接把人带走了。

从始至终,都没给他再开口的机会。

封朗一走,清净不少。

萧夫人深吸了口气,不好意思道:“见笑了。您说的那些我们会尽快查清楚,只是这段时间茜茜这边……”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一会回去画几张平安符让高姐给你们送来。你们找个东西把它装好,注意不要碰水。让茜茜二十四小时带着,可保她这段时间安然无恙。”

封天域听到这皱了皱眉,不甚赞同的看了眼叶婉汐受伤的手:“你的手……”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叶婉汐却是听懂了,失笑道:“回去用朱砂画,刚刚那是紧急状况。”

封天域不说话了。

萧家夫妇:“……”这突如其来的暧昧气氛是怎么回事?

高敏:“……”呵!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连原本&屏住呼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三小四&人名,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你别&抢手机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你给&我等着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少。”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声:“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