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类能代代传承到子孙身上的福报与恶报并不多,否则是祖辈真的做了什么足已很大影响后来天下财运的大善事、大恶事,或是祖祖辈辈一代代持之以恒的积累,才有可能会很大影响到后辈的气运。”叶婉汐听完邹远鹤的解释,扭头看向萧家夫妇:“你二人的先辈里,所以有从事于保叶婉汐听完邹远鹤的解释,转头看向萧家夫妇:“你二人的先辈里,应该有从事保家卫国一类工作的近亲吧?”。...

“不过这类能传承到子孙身上的福报与恶报并不多,除非是祖辈真的做了什么足以影响当时天下运势的大善事、大恶事,或者祖祖辈辈一代代持之以恒的积累,才有可能影响到后辈的气运。”

叶婉汐听完邹远鹤的解释,转头看向萧家夫妇:“你二人的先辈里,应该有从事保家卫国一类工作的近亲吧?”

夫妇俩面露诧异,对视一眼道:“我父亲跟我大哥都是。”

“我的祖辈曾经也是。”

两人当初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才偶然见了面,看对眼,组成了现在的家庭。

“因着双方亲缘的庇佑,再加上二位都是人品上乘,乐于助人的善人,平日里积攒的功德基本都落在了孩子身上。故而,照那孩子原本的运势,合该是一辈子安康顺遂,家庭和睦,可现在……”

萧钰缇到底见过些世面,这会已经冷静下来了:“你的意思是,我女儿原本的气运应该是极好的,可现在被人偷了,本该属于她的那些好……都没了?”

“不仅如此,偷她气运的人,还把自己的运势转嫁到了她身上。”

萧家夫妇听到这,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们家孩子原本可以快乐无忧的过一辈子,却因为某个小偷失去了原该有的运势,甚至于还要为对方所犯下的罪过受苦受难。

萧夫人彻底崩溃了,捂着脸失声痛哭。

萧钰缇更是心如刀绞,却还是咬牙坚持,因为他很清楚作为一家之主的自己决不能在这时候倒下。

“婉汐,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救救茜茜,救救我女儿。只要你能救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都愿意。”

“对,你救救我女儿,只要能救她,让我做什么都行。”萧夫人紧抓着叶婉汐的手,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封朗眼见着萧家夫妇都去求叶婉汐,自己带来的邹大师却无人问津,脸色阴沉得可怕。

“邹大师,既然您知道这个什么运势,那您是不是有办法帮叔叔阿姨他们解决这件事情?您放心,只要您有办法,钱不是问题。”

邹远鹤笑了笑,没说话。

且不说人家不久前才刚救过自己,就凭对方一眼看出那萧家小姐被人偷了气运,自己却还在纠结煞气,便可知对方的能力远在自己之上了。

他又不是傻的,这时候凑上去自取其辱。

“我跟高姐平日在公司没少受萧总的照顾,而且……”叶婉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封天域,唇角微扬,“这事我没遇上也就算了,既然遇上了,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那就好那就好……”

“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偷了茜茜气运的那个人。”叶婉汐说到这顿了顿。

“你们仔细回忆一下,想要完成这种禁术,必须拿到当事人的生辰八字还有头发、指甲甚至血这类比较私密的东西。能拿到这些东西的,大多都是跟当事人比较亲近的人,从这个方向去找,应该会有收获。”

“婉汐说得对,这些东西确实都比较私密。平日里跟茜茜接触最多的除了我跟晓蓉外,就只有家里的保姆。”

书评(189)

我要评论
  • &的孩子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屋内的&滞,就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噗嗤一&资商在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婉汐的&婚不到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