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气?”萧钰缇虽然对这个词不甚深入了解,却也明白这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邹远鹤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作出解释才好,本能的看了眼叶婉汐。叶婉汐思索片刻:“你也可以去理解为一种摸将近,非非常特殊情况也看看不见,跟空气差不多,虽然对人的身体很好的东西。”众人一“这……”邹远鹤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本能的看了眼叶婉汐。。...

“煞气?”萧钰缇虽然对这个词不甚了解,却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邹远鹤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本能的看了眼叶婉汐。

叶婉汐沉思片刻:“你可以理解为一种摸不到,非特殊情况也看不见,跟空气差不多,但是对人的身体很不好的东西。”

众人一知半解,却也没有深究,只要知道这是个不好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也就够了。

“煞气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先天存在,依靠吸食一切生物的负面情绪为食,逐渐壮大生长,还有一种,则是后天而来,大多是人或者动物死之前极度痛苦、愤恨等负面情绪凝结而成。前一种,现世基本已经消失。”

“所以,我女儿身上的……是后一种?”

“是。”

“可是,可是我女儿好端端的怎么会沾染上这种东西?”

邹远鹤似是想到了什么,面露尴尬,却还是如实道:“并不是所有心怀怨恨的人死后都会凝结出怨气。严格说来,能够凝结出怨气的人大多内心强大,且执念颇深,这也导致大多数被凝结出来的怨气,都会带有指向性的纠缠……害死他们的人。”

片刻的寂静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萧钰缇的身上。

萧钰缇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邹远鹤这话的意思,脸色刷的变了:“你是说我女儿害死过人?这怎么可能?茜茜她才六岁,她连只鸡都没杀过,怎么可能会害死人?”

邹远鹤虽然也觉得这事有蹊跷,可事实如此,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邹远鹤的避而不谈,落在其他人眼里就是默认。

萧钰缇面如死灰,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

叶婉汐便是在这时候插话的:“你女儿确实没害过人。”

萧钰缇双眸微亮,邹远鹤却蹙了蹙眉:“可是……”

“因为他女儿身上的问题并不是这个。”叶婉汐的神色有点冷,“她的命,被人换了。”

“被人换了?”

反应最大的却不是萧钰缇等人,而是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入口处的萧夫人。

“你怎么过来了?”萧钰缇急忙跑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萧夫人。

“我守了茜茜一会,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过来了。”

若非如此,又怎么能听到这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叶小姐,你刚刚说……说我们茜茜被人换了命?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被谁换了命?她现在……”

“你先别急。”叶婉汐安抚的拍了拍萧夫人紧抓着自己的手,“准确的说,是她本身的运势,被人借了。不,应该说是偷。那孩子原本的运势被人偷了。”

“原来如此。”

封朗听了半天,一头雾水。

一听邹远鹤这句感慨,立马凑过来问道:“邹大师,这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人的运势其实与父母先辈有一定的关系。老人们常说的日行一善,福泽子孙,是有一定道理的。祖辈积下的功德,能够在某一程度上庇荫子孙,反之,祖辈若是做下许多坏事,也有可能祸及子孙。”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给了他&一巴掌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 的孩子&的了,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跟你连&孩子都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会儿才&一样。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 今天怎&么这么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媛媛&忙捡衣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子?他&人有孩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