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才多谢你小友出手相助,要不然我现在的怕是了凶多吉少了。”叶婉汐见他并也没倚老卖老,也也没所以被人比一直这样而恼羞成怒,对他的印象稍稍好了些:“不客套。”说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手腕一翻,将桃木剑递给他他:“物归原主。”邹远鹤急忙双手递过来,看向叶婉汐叶婉汐见他并没有倚老卖老,也没有因为被人比下去而恼羞成怒,对他的印象稍微好了些:“不客气。”。...

“方才多谢小友相助,不然我现在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叶婉汐见他并没有倚老卖老,也没有因为被人比下去而恼羞成怒,对他的印象稍微好了些:“不客气。”

说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手腕一翻,将桃木剑递还给他:“物归原主。”

邹远鹤赶忙双手接过,看向叶婉汐的目光愈发多了几分炽热与感激。

眼见着自己信心满满请来的大师对叶婉汐的态度如此谦卑,封朗只觉得面子里子都丢了。

一张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煞是难看。

封天域将他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面上又多了几分寒意。

管弦时很快便带着急救箱回来了,跟着他一块的还有高敏。

“先包扎。”

封天域主动去拉叶婉汐的手,却被她避开。

“等等。”叶婉汐转身往萧钰缇三人那边走。

“叶……叶小姐?”

“流都流了,别浪费了。”

叶婉汐说着,一指头戳在小孩的额头上。

鲜红的一点落在额头正中央,衬得那婴儿肥的小脸愈发可爱。

孩子空洞的双眸缓缓合上,不过片刻功夫便睡熟了。

“茜茜她……”萧夫人一脸紧张。

“没事,睡着了而已。血先留着,她可以睡个好觉。”

想到这段时间孩子就没睡过一个好觉,萧夫人的眼泪立马就下来了:“谢谢,谢谢……”

“孩子的事,出去说吧。”

经过刚刚的事,俩夫妻哪里看不出来,别看人年纪轻,本事可比那位邹大师还要厉害。

这会自然是叶婉汐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萧钰缇亲了妻子一下:“你在这陪着茜茜,我去。”

“嗯。”

一行人从孩子的卧房移步到客厅,高敏拎着急救箱想给叶婉汐包扎,却被封天域先一步夺走。

叶婉汐见状眉眼微弯,无比自然的将手伸了出去,动作熟练的就像是做过无数次。

高敏:“……”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默默充当背景板的管弦时:“……”你不是一个人!

清洗消毒后的伤口只能看到那么一丢丢痕迹,却依旧看得封天域眉头紧锁:“疼吗?”

“不疼。”

撒谎,明明就……

明明什么?封天域怔了怔,为什么他会自然而然的认为眼前人很怕疼?

就像他们在这之前明明从未见过面,可见到她的第一眼,他便觉得熟悉,甚至下意识的想要靠近她,护着她?

封朗扶着邹远鹤过来的时候,看到就是封家所有人都害怕的大魔王,正无比细致的给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包扎她那指尖不到一厘米的伤口?!

封朗面上的神情,在这一刻终于出现了龟裂的痕迹。

几分钟后,明明只伤个指尖,却硬是被包了一整根手指的叶婉汐,蜷了蜷受伤的手指头。

确定不影响日常生活后,才抬起头来看向众人。

“人都到了,说正事吧。你来。”

所有人的目光跟着叶婉汐一起落在了邹远鹤身上。

邹远鹤虚弱的咳嗽了两声才道:“萧先生,令千金的病,属于煞气入体。”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读幼儿&孩子。

    大的孩子已经读幼儿园,说明早在他们结婚前,他就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 潜台词&婚不到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随即传&今天怎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投资商&事情。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做的那&些见不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 &讯录。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愿意听&抬手就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