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整一花瓶的水,直接怼着邹大师的脸泼,吓了所有人一跳。“你做什么!”邹大师是他找来的,叶婉汐此举毫无疑问是在下他的面子。封朗脸一黑,就得见状找叶婉汐大麻烦。不想,才没走了两步,便听见邹大师惨嚎的惨叫,硬生生把他给吓住了。“啊……啊……”偏偏只“你做什么!”。...

哗啦——

整一花瓶的水,直接怼着邹大师的脸泼,吓了所有人一跳。

“你做什么!”

邹大师是他请来的,叶婉汐此举无疑是在下他的面子。

封朗脸一黑,就要上前找叶婉汐麻烦。

不想,才刚走了两步,便听到邹大师凄厉的惨叫,生生把他给吓住了。

“啊……啊……”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插花水,泼在邹大师的身上却犹如浓硫酸一般,令他痛不欲生。

剧烈的疼痛,令桃木剑脱手。

叶婉汐随手将木剑一捞,剑尖往不远处的小包袱里一挑,几张黄色的空符纸便飞到了叶婉汐的手上。

纸是有了,这会却是找不到现成的朱砂。

叶婉汐“啧”了一声,虽然有些心疼,却还是用桃木剑划破手指,在黄符上面迅速画了一些其他人看不懂的图案。

封天域并不关心那位邹大师如何,可在看到叶婉汐划破自己手指时,眉峰倏地拧了起来,满脸的不赞同。

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黄纸上面的符文闪动了一下,叶婉汐用力将手中的桃木剑往黄符中央一插。

一瞬间,金光大盛,包裹住了不远处的邹大师。

刺鼻的气味伴随着邹大师越发凄厉的惨叫于屋内回荡,听得人毛骨悚然。

几秒钟后,金光散去,邹大师面朝下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叶婉汐则站在距离他两步远的地方,轻舒了口气。

这超越所有人认知的一幕,震得众人久久回不来神。

几息过后,封天域最先有了动作,他走到叶婉汐的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看着她食指上的小口子,整张脸绷着很是吓人。

叶婉汐对他这副模样再熟悉不过,她小时候喜欢往林子深处跑,小孩子皮肤又嫩,被树枝一勾就会冒小血珠。

大师兄每次看到都会这样黑着张脸紧迫盯人,但最后都会亲自帮她抹药包扎伤口。

“没事,割的不深,一点都不疼。”

封天域的脸色并未因为她的话缓和多少,抬头看向管弦时。

管弦时秒懂:“我去问问有没有急救箱。”

封朗刚刚想要冲过来找叶婉汐的麻烦,离邹远鹤最近,所受到的冲击也比别人大点。

直到管弦时离开,他才后知后觉的去看倒在地上的邹大师,脸色刷的变得雪白。

“邹大师,邹大师,你醒醒。”封朗蹲在一旁,叫得一声比一声急,手却根本不敢碰他,生怕他身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传给自己。

可他又不能放着邹远鹤不管,这次请人出山,他可是欠了不少人情。

邹远鹤要真在这里出事,他也不会好过。

又气又怕之下,封朗直接把气撒在了叶婉汐身上。

“你对邹大师做了什么?”

叶婉汐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你……”

封朗还想再说,一只手突然搭了过来,吓他一跳。

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邹大师醒了。

“邹大师,你醒了,没事吧?”

“是我太大意了,险些着了那些脏东西的道。”邹远鹤就着封朗的搀扶坐起身来,随即神色恭敬的冲着叶婉汐行了个礼。

书评(155)

我要评论
  • 一声就&来女人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下笑出&?”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人名,&公的小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女人,&花心了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扯,这&些都是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好一&淬了毒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 等不到&对劲,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媛这会&什么来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