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朗被封天域这几眼吓得硬生生往退后了两步,背后更是一瞬间被冷汗打湿,再敢多说一个字。至于萧钰缇几人,离得很远,但是不明白突然发生了什么,却也能感觉到两人的异样。一时间,众人噤若寒蝉,长长的走廊便只听得见叶婉汐低低的啜泣声。直到,几人身后的房门至于萧钰缇几人,离得比较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能够感觉到两人的异样。。...

封朗被封天域这一眼吓得生生往后退了两步,背后更是瞬间被冷汗浸湿,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至于萧钰缇几人,离得比较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能够感觉到两人的异样。

一时间,众人噤若寒蝉,长长的走廊便只听得见叶婉汐低低的抽泣声。

直至,几人身后的房门突然打开,保姆满面焦急惶恐的跑了出来。

在看到门前封天域跟不远处的萧钰缇后,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封少爷,先生,小姐,小姐她……”

萧钰缇脸色大变,再顾不上其他,急忙越过众人,冲入屋内。

叶婉汐听到保姆的喊叫,也终于想起自己今天此行前来的目的。

吸了吸鼻子,想要跟进去,却又舍不得放开眼前之人,一时陷入两难。

封天域迎视着叶婉汐恋恋不舍的小眼神,眸色微沉。

被泪水冲刷过的双眼干净、澄澈,眼尾还残留着未褪去的微红,看上去真是可怜又可爱,让人想要……狠狠欺负。

这样的情绪才刚冒出头一秒,便被不舍的情绪给压了回去。

“一起进去?”

叶婉汐惊讶的抬头,反应过来封天域说了什么后,双眼瞬间弯成了月牙:“嗯嗯。”

小鸡啄米似的点完头,叶婉汐也不客气,一把拉起封天域的手便往里面跑。

近距离目睹了这完整一幕的管弦时,两眼珠子瞪得有铜铃那么大。

乖乖,这小丫头厉害啊!

抱着他们有生理洁癖的大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了半天没被丢不说,竟然还能劳动大老板主动递台阶。

瞧这小手牵的,大老板一点挣脱的意思,这怕不是个祖宗哦!

同样惊讶的还有高敏,早就在叶婉汐那看过画像的她,自然一眼就认出来,叶婉汐抱住的这个男人就是她之前一直想找的那个“重要的人”。

在这之前,她还怀疑人家跟叶婉汐一样,是圈内人。

如今一看,这哪是什么圈内人,分明是个大老板!

而且,才刚见面就抱着人家哭得稀里哗啦,现在又跟连体婴儿似的,亲亲热热手牵手。

就这还兄妹,骗谁呢!

浑然不知自己跟大师兄落在别人眼里已经是两情相悦,就差一张结婚证了。

叶婉汐拉着封天域仆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子类似塑料烧焦的恶臭味。

定睛望去,才发现屋子正中央还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中年人,手里握着把桃木剑,闭着双眼念念有词。

再一联想到萧钰缇之前说的话,不难看出,这就是个来跟她抢生意的“同行”!

意识到这一点,叶婉汐看向那人的目光瞬间多了几分挑剔的探究。

没有法力,吟唱的咒术倒是用对了,只可惜有几句意思念岔了,效果大打折扣。

手上那把桃木剑倒是真家伙,千年的桃木做的,不过是用阳面枝做的,相比起阴面枝来终究差点意思。

总结下来,眼前之人算不上真骗子,却也只是个半吊子,平日里给人去去晦气去去霉运还行。

可要管萧家这事,怕是……凶多吉少。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公在外&陈老板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哪里还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 一跤的&内的通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叶婉汐&?”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做的那&事都被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 老公?&”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