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汐并不明白自己这一跑让高敏有多抓狂,她跟随闯入小别墅,又一路跟随它往楼上跑。饶了一大圈,才在一条长长的走廊处停下来。叶婉汐双手扶着膝盖轻轻大口喘气,目光却仍固执的往前望去。房门口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挺拨,四肢纤细,只如果随意站在那边饶了一大圈,才在一条长长的走廊处停下。。...

叶婉汐并不知道自己这一跑让高敏有多抓狂,她跟着闯进小别墅,又一路跟着它往楼上跑。

饶了一大圈,才在一条长长的走廊处停下。

叶婉汐双手扶着膝盖微微喘气,目光却仍执拗的往前望去。

房门口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挺拔,四肢修长,只那么随意站在那边都像是一幅画。

站在他跟前的另外一个男人似乎在和他说着什么,他默默听着,那张几乎完整刻印在了叶婉汐脑中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这让那个兀自唱着独角戏的男人多少有些尴尬,却又出于某种考量,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尝试套近乎。

在看到男人的一刹,叶婉汐的眼中便再也容不下别人。

她紧盯着那人的脸,一点一点将其同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在一起。

她的大师兄,头发短了,脸也变小了,瘦了很多,气色也不太好,看上去还有点凶。

可她还是一眼就确认了,没错,这就是她的大师兄。

那个前世会给她扎小辫,会为她抓蝴蝶,每次她一生气或者伤心就会抱着她,千方百计为她找来各种新奇玩意儿哄她开心的大师兄。

叶婉汐的视线一下子模糊了,满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过去抱住他,抓住这个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别再给他机会离开自己。

叶婉汐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封天域听着封朗在那说了半天废话本就有些不耐烦,正好眼角余光瞧见自家“越狱”的小兔子又自己跑回来了,眉峰略微松动。

正打算丢下人,直接带着小兔子离开,一道身影突然冲了过来,一头撞进他的怀里。

“嘶——”

一旁的封朗、管弦时,还有跟在叶婉汐后面过来的萧钰缇看到这一幕,俱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稍微了解封天域的人都知道他有多讨厌别人的触碰,上一次敢这么明目张胆投怀送抱的人,一家都已经彻底从A市消失了。

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接下来肯定会被他像丢垃圾一样丢到地上去。

然而,十秒过去了,二十秒、三十秒,一分钟……竟然什么也没发生?!

封天域就这么怔怔的看着怀里犹如受伤小兽般微微颤抖的女人,滚烫的泪水一滴滴砸在他的白衬衫上,也砸进了他的心里。

让他的心,莫名跟着隐隐作痛。

“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还好,还好你还在,还好我找到你了,呜……”

叶婉汐就像是个在外流浪多时,终于找到了家,找到了亲人的孩子,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最亲近的人诉说自己这段时间在外受到的种种委屈。

封朗率先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怒斥道:“你谁啊?快……”放开。

“放开”两字都还来得及说出口,封天域的目光突然就扫了过来。

那是封朗从未见过的眼神,阴鸷、冰冷、血腥。

就像是一头护食的野狼,时刻警惕着外物的入侵,只要你往前再踏出一步,它便会扑上来,生生咬断你的喉咙!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充道:&最大的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 欢喜的&备哄他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孩子?&”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0xx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 你的投&?”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你别&底慌了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